非常林奕華是城市的。

 

從香港到倫敦、巴黎、布魯塞爾、曼徹斯特,從台北到北京、上海、杭州、南京、武漢、重慶、西安、長沙、廣州、深圳,再從澳門到新加坡,每次落腳,總是把「城市」作為背景,以「城市人」作為題材和演出對象。

 

因為是城市的,非常林奕華也是當代的。即便劇名帶著傳統與古典文學色彩,但把符號解碼才是戲肉所在。《男裝帝女花》系列,以九七回歸探討甚麼是主體客體,《悲慘世界》系列是以同性戀顛覆異性戀,《兒女英雄傳》、《可怕的父母》與《什麼是青春》是話語權與青年文化,《愛的教育》是愛與被愛如何建立在看與被看之上。《愛在考試的季節》、《我X 學校》和《27 個女同學與17 個男同學》橫跨二○○○年香港教改前後。

 

非常林奕華更是「政治」的。要把小眾的意識注入大眾化的劇場裡,也就註定是爭議性的。要聰明,也要智慧。要思想,也要娛樂。《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扛著綜藝反綜藝,《萬世歌王》與《萬千師奶賀台慶》挑戰卡拉OK與無綫—電視的至高權力,《大娛樂家》詰問「記憶是否都被消費文化衝去了?」,《東宮西宮》系列,貫徹政治的「形式就是內容」,《城市三部曲》系列,用現代人日常生活來辯證哲學生命議題,《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探究網路世界圍觀時代裡現代人的異化。​

非常林奕華是開創性的。第一個把張愛玲搬上香港舞台。抽取紅樓夢人物精神的《賈寶玉》,借用重遊大觀園提出勇氣的積極精神。將「四大名著」賦予現代人的問題:《水滸傳》是「男人是甚麼?(What Is Man?)」,《西遊記》是「范達西是甚麼?(What Is Fantasy?)」,《三國》是「成功是甚麼?(What Is Success?)」,《紅樓夢》是「性是甚麼?(What Is Sex?)」。每齣作品,無一不是在跟消費、慾望、寂寞等與現代人有著切身關係的議題作對話:為甚麼我們不快樂。

藝術總監​

林奕

香港出生,中學畢業前曾在前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一九八九至九五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與香港發表舞台創作。九四年憑電影《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導演)獲台灣金馬最佳改編劇本。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與《紅樓夢》獲上海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導演獎。二○一六年獲得由香港藝術發展局舉辦的「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家年獎(戲劇)。

九五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超過五十齣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及團體合作,包括丁乃箏、伍宇烈、李心潔、吳彥祖、何韻詩、林依晨、孟京輝、胡恩威、許茹芸、梁詠琪、陳立華、陳綺貞、張艾嘉、王耀慶、張孝全、張叔平、楊祐寧、黃耀明、雷頌德、詹瑞文、鄭元暢、劉若英、藍奕邦和中國國家話劇院等。二○一○年、一二年與一六年各憑《男人與女人之戰爭與和平》、《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與《紅樓夢》獲上海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導演獎。二○一六年獲得由香港藝術發展局舉辦的「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家年獎(戲劇)。

 

林奕華亦致力於文化及教育工作,自九七年至今分別為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香港演藝學院人文學科擔任講師。亦經常替香港、北京、上海與廣州等地的報章雜誌撰寫文章,出版著作包括牛津大學出版社《等待香港》系列、《娛樂大家》系列和《惡之華麗》系列叢書及浙江大學出版社《等待香港》系列等。最新著作包括一三年《是《輪流傳》不是《輪流轉》—香港電視劇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及一四年《是銀幕不是熒幕,是放映不是播映—當女性明星還是大女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