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一一》戲劇顧問的創作日誌 #第六天

──徐硯美

20210105


疫情以及所帶來的隔離,是讓很多權力失效的:就是對應那些「服務」,就是不能快、就是不方便、就是無法跳過等待。所以我們才有這個空間,或者說必須在這個時候去思考「權力」與「愛智」之間的差異?

【實驗#2】70分鐘

二人在一張桌子對坐,宏元從撲克牌裡抽一張出來,自己不看,給俊傑看。宏元猜自己抽到甚麼牌,並且說出來。無論猜對或者猜錯,俊傑都會再跟宏元說,宏元所抽出的那張牌是甚麼。


輔助說明:

1. 二位演員是有一些空間的,各自的動作跟回答,可以處理自己的節奏

2. 眼前的桌子,也是自行處理節奏的空間,不用一定要維持「對坐」的形式


演員談對實驗#2的感受:

1. 宏元如何在感受與控制之間平衡:

‧ 洗牌的隨機性是目前無法掌握的

‧ 會感覺到自己好像有能力去判讀那張牌

‧ 會用理性的一面去盡量嘗試掌握洗牌這件事

‧ 但當有意識到要去掌握與控制的時候,又會告訴自己去感受且信任直覺

‧ 想記牌但不是要去控制牌


2. 俊傑的位置的主動性與被動性:

‧ 我是掌握真相,可是又不是全知,因為還是被控制在宏元抽出甚麼樣的牌

‧ 且即便知道真相,我也無法幫他改變些甚麼

‧ 宏元雖然是不知道真相的,可是卻能夠有很大的空間去猜


※ED:這跟「人際關係」是非常像的,你們如何在這種主動與被動,或者主動的被動、被動的主動中相互啟發彼此?


※硯美:這也跟「命運」很像,執牌者是那個命運的主體,而告知牌是甚麼的人,比較像是一種智者或者上帝。然而沒有人能代替另一個人去經歷,所以雖然有人可以告訴我們所經歷的事情有甚麼樣的意義,但是,那樣的意義如何突破過去,或者當下去到未來,以至於長出一種預知的能力,都還是需要自己去整理與反思的;反過來說,如果沒有辦法或者抗拒自己去整理與反思,那可能這種「猜」也變成一種人生比喻,也就是不斷地「嘗試」與「追求」可是永遠都是「錯」的,例如:《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3. 實驗#2跟二人實際相處時的關係有甚麼互文性?

‧ 宏元會建立一些規範與模式,然後再將他打破,而且這個轉變是可以很快的,例如:在旅行中二人預計要去一間店,但是那間店沒有開,俊傑是會陷入到失落感之中,但是宏元卻很快接受這個現實,然後就前往下一站

‧ 這跟你們二人如何處理面對現實這件事的選擇非常有關。

‧ 宏元不認為現實是純然靠理性的,它有它的前因後果可以去探尋,去找到一種規律,可是有時候也會去想這種理性是否也是認知現實的一種障礙,於是會想要去突破。


4. 實驗#2與《一一》大田先生與NJ對話的連結:

‧「因為我知道它在哪裡」:宏元認為實驗#2雖然是兩個人,但更多的,是自己跟自己的角力。

‧「我教我自己」:我們甚麼時候才會自己教自己?A.I.不正是最好的自己教自己的示範嗎?大田先生的學習方式,不正是讓自己具有A.I才有的能力?他是一個在當下卻能夠看見未來的人。

‧「你是一個好人」:俊傑覺得大田先生是透過這個示範,在引導NJ思考,雖然NJ並不是那麼聽得懂大田跟他說的,因為NJ還是覺得這是一個生意,他可以做主,可是大田在跟他說的,可能是一個企業文化,甚至是一整個市場,甚至是一個民族的文化。


5.「猜」這件事情本身具有的隱喻性:

‧ 命運:不是猜對或者是錯,而是如何能讓對與錯都能成為讓自己明白的「因」,而不是只有對錯的「果」

‧ 關係:我能不能「猜」中到底你心裡在想些甚麼?

△彼此給予對方的空間

△彼此給予對方的時間

△愛,是否就是在「不猜」之中才能成全──接受與等待遠比「猜中」更加珍貴

‧ 改變是在接受與等待所給予的空間之中才有可能發生的,所以不是猜幾次才中,而是我們願意留在這個過程中多久?

‧ 這些都導向一件事:純粹。


6. 為什麼《一一》中洋洋如此的重要?與《一個人的一一》的舞台上發生的事情,有甚麼關係:

‧ 洋洋的純粹,去穿透了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所以,我們的每一個實驗,也必須都要守住這個元素──

△疫情以及所帶來的隔離,是讓很多權力失效的:就是對應那些「服務」,就是不能快、就是不方便、就是無法跳過等待。所以我們才有這個空間,或者說必須在這個時候去思考「權力」與「愛智」之間的差異?


△權力要的,是前途,這也就是NJ的合夥人(大大、舒哥……)等人的思維;但是愛智要的,是未來,這也就是大田一直扮演的角色,他是一個智者。





/ 相片由林奕華導演提供,攝於排練期間。/



​相關文章
最近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