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2 |《#女與兒》:一部關於女人,也關於男人的獨腳戲 「當生活迫著演戲時,劇場會比寫實更真實!」

《女與兒》:一部關於女人,也關於男人的獨腳戲 「當生活迫著演戲時,劇場會比寫實更真實!」


作者: 江祈穎 JUL 17, 2022


有一晚,Edward拿出一個劇本來,說很適合Jennifer。這個劇本就是《女與兒》。當晚Jennifer看完劇本,雖然未能立即與自己聯繫起來,也沒想過將會跟Edward合作,只是當下心裡很想把這個故事演繹出來。直到「Empty Theatre」完成後,Edward構想為30位演員每人做一個獨立作品,首先就為伍宇烈做了《寶玉你好》,而第二個就輪到Jennifer,「我好像一個裁縫,為不同的演員去做一件衫,例如我為何韻詩穿上了『賈寶玉』。認識一個人後我會想有什麼適合他,這個才是導與演員的真正關係。我從來不找人做群眾演員,因為台上每一人都是主角,由當年成團找來學生演員,到台上有張艾嘉和黃耀慶,我都不會讓任何人覺得自己是配菜,我會安排一些事讓他們做,從觀眾的反應,他們就會知道自己是重要的。」《聊齋》之後,他認為明星巡演加上龐大製作,這種講故事模式已達到極致,失去了新鮮感,而在疫症之下,反而有機會還原基本步,以簡單且基本的製作來做舞臺劇,這時候他便想起了《女與先》這個劇本,也想起了Jennifer。


這次香港版的《女與兒》,沒有外國劇院的資源,沒有著名舞台設計師的佈景,也沒有星級演員的名氣,一切都由Jennifer去帶動,讓觀眾從她身上,發掘這個故事可以得到的意義與現實。Jennifer好奇為何Edward會想她去演,他回答《女與兒》這故事要由一位nobody去講述,Jennifer很是認同。因為這個劇本就像平常在巴士站碰到一個人,他和你聊天,說著說著就把整個人生故事講了出來,你會為之驚訝,但每一件事又似曾相識。「越多時間接觸這個劇本,就越覺得與自己相似,並不是性格或遭遇,而是不停想在人生中找到事物來定義自己,但最終徒勞無功,一次又一次,甚至不知其實根本無法定義自己。」Nobody並非指任何人都可以,而是要有魅力地做自己,而Jennifer最好看的就是做自己,女主角不單像她,更跟身邊好多人一樣,這部劇殘酷地把現實的問題拋給觀眾。


(摘錄內容)

閱讀全文 https://bit.ly/3aNuxQ7



標記:

​相關文章
最近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