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下梁祝2014

30 Apr 2014

U Magazine

 

伍宇烈、林奕華,筆者分別訪問過很多次,但二人一起坐在陳米記受訪,份外有娛樂性,就像是中學同學聚頭,沒甚麼不敢說。他們合作的音樂劇《梁祝的繼承者們》,將中國傳統的《梁祝》和韓劇《繼承者們》撮合起來,演出有幾值得閤下期待,由他們gossip或可窺一二。

 

林奕華和伍宇烈的合作,始於2000年的《張愛玲,請留言》,最近便有《三國》和《賈寶玉》。

 

二人談起《賈寶玉》裡面〈晴雯補裘〉那場戲,那時離開台灣前一晚才排,林奕華想台上甚麼都沒有做這場戲。

 

伍宇烈笑說:「即是『吉台』演。即是要看我同演員的身體能做到甚麼。」

 

Edward即說:「這還不是最難的,最難是我不想觀眾看補裘,又看到這些(做出了縫補衣服的默劇動作),這個動作太意料中事。」

 

Yuri望望筆者:「你知他累積了一些意象的僻好,要女演員穿著行政人員套裝、高踭鞋,跪在地上……」老實說,其實我不算知道。

 

有僻好者大笑:「我成日覺得那些秘書或空姐就是這樣……」

 

「所以不如用mark台那些地膠表達、撕起有聲,而且要用紅色,晴雯的指甲、血痕……」Yuri續說。

 

「這就是一拍即合,譬如,我問他《三國》的意象,他第一下便說『一對手拋三個波』。今次,他又想到要演員做headstand。我又好擔心會不會受傷,turn out他們做得很好。他每次都會提出一些肢體的難題,然後大家又會做到。」

 

陳建騏,以及「一舖清唱」

 

「『我明明想看對手戲,為甚麼你總將戲交給觀眾和演員呢?』」林奕華說觀眾常對他的作品有此疑問,「這是我的philosophy。到目此為止,仍然是。以大部分時間讓觀眾認同舞台上的人,多過要做第四堵牆。Choreography,因此很有幫助,因為可以抽象化觀眾和演員的模式。」

 

在《梁祝的繼承者們》,演員不單要做headstand,還要唱歌。順理成章,找來Yuri的好拍檔「一舖清唱」。

 

個人認為,《梁祝》有三大元素,其中一個是音樂,無論是俞麗拿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抑或李翰祥鏡頭下的黃梅調。今次,林奕華找來了台灣音樂人陳建騏創作音樂,Edward自己填詞,訪問當日聽了一曲,清新悅耳的台灣文青音樂,黃梅調悄悄地嵌入其中,戲還未公演,soundtrack已值得期待。

 

Edward補充:「音樂可以係顏色、天氣,a cappella可以表現到。一舖清唱,一向比其他a cappella團有更多戲劇元素,今次是更直接將他們放進戲劇文本,應該是他們的新嘗試。」

 

《梁祝》的另外兩大元素,一是階級或世代衝突,一是反串。

 

U=U Magazine

E=林奕華

Y=伍宇烈

 

E: 是,亦是不是。不是,是因為中國人從來不能直接面對自己的性慾。《羅密歐與茱麗葉》,我不覺得是一個love story,而是一個passion story,是一個荷爾蒙擦出火花的故事。說是,是因為中國沒有愛情故事,有的只是夫妻故事,『我愛你』是為了鞏固忠孝節義,而非celebrate人的自我、青春。說中國的青春愛情故事,就只有《梁祝》和《紅樓夢》。

Y: 《牡丹亭》呢?

E: 《牡丹亭》是一個極少數的例外,因為講的是人鬼,是一種抑壓。《牡丹亭》在我而言,不是雙方面的,而是一方便的投射,所以我不覺得是愛情故事。《楊貴妃》也算是愛情故事,忘年戀是浪漫的。

U: ……

E: 我心目中的楊貴妃是會掟野發脾氣的,我很想看他掟野掟野掟野的情境,好睇。這就是Sofia Coppola厲害的地方。

Y: 《Marie Antoinette》?

E: 係。她找到一個合適的定位,讓她當一個shopping queen。

U: 楊貴妃的定位?

E: 找一個男仔做楊貴妃,會比找一個女仔做interesting。

Y: 皇帝可以係女人。

E: 我們今次傾向中性,多於反串。反串,有一種戲曲傳統在裡頭。放諸現在社會,我覺得並不需要。反串,多數指女扮男。男扮女,到現在仍流於誇張或節慶的模式多些。而現在,很多女仔其實是男仔,很多男仔其實是女仔,所以,我們今次讓性別界線模糊掉,我仍在找有沒有一些梁山伯的歌可以讓女仔唱。但這種blur(模糊化)並不是傳統戲劇的那種,觀眾會心領神會。有別於《賈寶玉》有一條很清晰的故事線,相對較隱晦,因為可能在每個人身上都會發生。

Y: 反串,可以抽離好多。你會問甚麼是假甚麼是真。賈寶玉你可以說何韻詩扮緊男仔,但你也可以說是一個女仔喜歡一個女仔的故事。

 

認真便輸了?

 

E: 以前《梁祝》故事,說祝英台女扮男裝去學校,今日一樣,很多人都有隱藏的一面,但不是女扮男裝,而是不想別人知道自己太多事情,讓你知得多便代表我是認真的,現在有句口頭禪:認真便輸了。

 

Y: 我們以前排舞,會分男仔一組女仔一組,是多餘的。兩個人牽著手,手在下的人便負責lead,手一反轉,你的手即由在上面變成在下,是lead的一方,你要主動。但手在上方的人是不是無法主導呢?其實好模糊。其實,大家都有責任去被動或主動,不用介意自己的性別。

 

由《繼承者們》進入韓劇流行

 

E: 有甚麼犀利得過有一個男人,女人想要的都在他身上發生?是一個ultimate fantasy。你只要夠無恥就得。人性的貪婪全部可以在韓劇裡面實現。我要仔靚仔、後生、有錢,又乜都識又好愛我,你會話:原來咁都會有。Answer to your prayer,你只要肯將所有的飢渴和欠缺全部都answer to your prayer,大家就會一邊鬧一邊愛上你。你唔使講咁多,明白哂他們的需要,然後進行那場massage就可以了。

U: 即係另一種AV?

E: 係,就是這個意思。女性睇AV,係前奏緊要過好多野。這些劇集就是不斷將前奏拉長。然後在前奏裡面……

Y: 已經有高潮。

E: 係。他們有中國人的面孔,又不是中國人,有一個好合適的距離。

U: 就做乜都得?

E: 係更適合投射。其實,係瓊瑤黎。最近有無睇《花菲花霧非霧》?

U: 吓!

E: 其實,只要找幾個韓劇的代粧師和髮型師,就可以令港台的電視劇收視率激增。

Y: 但係語言是一種外語,你的fantasy會更大,演員講廣東話,你會覺得(劇情)無可能既,exotic係有啲野。

E: 我地個劇唔韓劇,韓劇的話可能會賣飛再賣得快些。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Please reload

最近動態

【非常林奕華 X 西九文化區】節目巡禮

9 Jul 2019

《近看林奕華-非常林奕華舞台映畫》首次在台放映

14 May 2019

比聊齋更聊齋的《聊齋》,六月回來了

18 Feb 2019

梁祝的繼承者們》(三度公演)門票退款安排

24 Sep 2018

1/13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