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我們都是小飛俠

29 Dec 2016

 

一世紀前,《彼得潘》在遙遠的蘇格蘭誕生了,100年後,他青春依然,不老秘方是拒絕成長。林奕華以此Kidult始祖破解當今情愛困局,用機場喻情場,人與人的關係若只是轉機過境,最終只會失落目的地 ─ 愛與成長。

 

現代情愛關係中的男女都病了,初步確診患上「彼得潘症候群」(Peter Pan syndrome),病徵是不負責任、害怕孤單、關係障礙,始作俑者,要回到100多年前,舞台劇《彼得潘:不會長大的男孩》和小說《彼得潘與溫蒂》的問世,主角小飛俠一生都在飛,拒絕落地只因不想生根和成長,因為長大就要負責任,而他怕責任會壓碎翅膀,最終飛不起來失去自由。

 

情愛關係裏也有許多無腳雀仔,只求當下不求承諾,因為無負擔的愛才不會受傷害,但情感若沒有時間累積,這個情談起來往往淺薄無味,林奕華年度劇作《機場無真愛 ─ 歡迎來到薄情國》(下稱《機場無真愛》),以機場比喻人來人往的淡薄情愛,「以前我們還會說『歡場無真愛』,互聯網興起後,實體歡場也不需要了,現在手機就是歡場,人與人之間更難建立關係;機場本來就不是跟人建立關係的地方,每個人也來匆匆去匆匆。」導演林奕華說。

 

從歡場到機場,林奕華即時聯想到小飛俠:小飛俠在機場會發生甚麼事?「小飛俠寫於1904年,作品能超越時間,因當中道出了普世真理、說出人性困境:為何有人害怕成長?小飛俠的創作背景跟現代社會當然不一樣,我們面對的困境卻都相同,如我們不想成長面對渺茫的未來,今次我想說的是一個關於華人不想長大的故事。」《機場無真愛》將與西方小飛俠故事作平行對讀,尋求中西方小飛俠的不老傳說。

 

敢於承受 愛的代價

 

要探求一個有別於西方小飛俠的故事,林奕華從自己出發,他不違言,自己內心也有一個小飛俠,「心理學上有個名詞叫彼得潘症候群,指恐懼長大的人。當一個人想逃避責任時,會一直抱怨、一直依賴、一直放棄,這些特質原來不只我有,近年機場裏也有很多小飛俠,早前大韓航空千金事件(大韓航空社長之女兒因一包果仁而要航班折返)、特首女行李門事件等,他們的共通點是將自己的責任轉移成別人的責任,如果這些小飛俠全都撞在一起,肯定是個大災難。」林奕華說時帶着捉弄意味。

 

將戲劇場景設定在機場,要討論的卻是情場裏的小飛俠,「愛情是最能令人成長的,每個人都可以寫屬於自己的愛情故事,如果當愛情發生時,你真的用心觀察、品味和自省,你的故事會非常立體,但現代人卻慣了透過攻略手冊如K歌、韓劇、self help book來認識愛情,人生和愛情難免變得薄淺。」《機場無真愛》表面是齣由偶像天團「彼得潘」在機場引發的愛情喜劇,卻要戳破現代愛情之虛無,「真愛,是需要好深的情感才能實現的,就像泡茶,你是水他是茶包,水夠熱泡夠久才能出味,現代人只講instant,沒有時間讓愛情發酵,味道自然淡。」

 

愛情世界裏,小飛俠是個長不大的頑童,相反,小飛俠的出現卻令愛上他的溫蒂成長為懂得愛與包容的女人,「小飛俠故事的結尾,溫蒂望着小飛俠飛走,她釋放了他的自由,她只是每晚仰望天空,期望有一天小飛俠會經過。」林奕華感性地想起莫文蔚與費玉清的《當你老了》,歌詞裏有「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只有一個人還愛你虔誠的靈魂/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一個人願意無條件地付出愛與時間,才能真正活出生命的完整,「別怕失戀,失戀一百次也無所謂,你會變得更美。」林奕華突然冒出一句,然後由悲轉喜地笑了。

 

20161229|經濟日報|我們都是小飛俠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Please reload

最近動態

【非常林奕華 X 西九文化區】節目巡禮

9 Jul 2019

《近看林奕華-非常林奕華舞台映畫》首次在台放映

14 May 2019

比聊齋更聊齋的《聊齋》,六月回來了

18 Feb 2019

梁祝的繼承者們》(三度公演)門票退款安排

24 Sep 2018

1/13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