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artmap_artplus|林奕華x林珍真x黃詠詩 |《女與兒》的多聲道女性視覺



| 我到底睇到的咩

 

進入林奕華x林珍真x黃詠詩載譽重演的女生獨腳戲前,在key visual(主視覺)展板與紀念品中出現的無數hashtag(主題標籤),預言了這是場非單一主題、包含視覺與聽覺的多重敘事。Hashtag令人聯想註腳、聲明、話語權,如果這是場女生獨白戲,究竟她要告訴我們甚麼? 我們聽著的,是誰的聲音? 我們觀看的,又是誰的視覺?









 

| 真實的碎片化

 

甫開場,一場肉搏性事的過程從女演員口中鉅細無遺地披露,從對白中觀眾彷彿看(聽)見體液、肢體與空間的激烈碰撞,露骨的體位與動作描述,在全無相應形體演出的配合下,以抽離卻爆烈的方式,隱喻了兩性在現實中的不同位置。舞台上有一個把台框半擋的大屏幕,屏幕中的預錄片段以快播展示著一個家庭主婦的家中日常,內容卻仍與女演員正在滔滔述說的故事完全不符。從形體、影像與對白的「錯配」顯示,事情並非在如同對白文本般直率。

 

舞台上的佈景陳設是幾件簡單的日常物件 -- 白板、晾衣架、行李箱、衣服、高跟鞋、小朋友的畫作、大光燈、文件、木梯、半隱藏在錄像屏幕背後的沙發等,女人在每幕一邊述說經歷,一邊對不同物件進行反覆操作。演員向物件投射意識與感受,梯子在其中一幕代表女上司的權威、一幕象徵男人的ego (自我慾),另一場顯露主角的野心。舞台上的道具在十三個分場中不斷被「應用」,如導演林奕華所言,在「一景到底」的設置下,空間並非物理空間本身,陳設不具備本身的功能意義,甚至不再以「空間」與「物件」的物理形式存在,演員「繞過不存在的實景實物,以對過去經驗心領神會」,於是物件「透過反射或者折射現實」的方式,讓演員與觀眾相互關照,進而產生意義。

 

物件的移情作用在藝術處理上並非新事,梅洛龐蒂的經驗與知覺意識、拉岡的鏡像理論在當代(視覺)藝術表現中亦不罕見,令人驚喜的卻是陳設中的小朋友畫作,是演員們現實世界中兒女的作品,日常物與屏幕中演員真實的生活影像一樣,客觀冷靜地將演員與觀眾身處的現實與劇中的現實拉合、疊加與拼湊。

 

| 什麼是真實?是事情的原因、是狀態與心理、還是本質或關係?

導演林奕華在演出後分享,說希望演員在舞台上棄模仿而表現「真實」,但真實從來是「碎片化」的,「真實」有時是「意念」、有時是「論述」。屏幕上有延點(delay)的live feed、預錄的真假影像、演員肢體動作與獨白,繼續以多重角度演繹真實的異質性,時間與空間的錯置或共融,成為舞台上的難以界定的層次,告訴觀眾真實的界線本來就模糊不清。溫馨美滿與暴烈衝突,同時是現實裡真確的存在。 


 

| 絕不冷漠的冷處理

 

相對視覺的多重性,劇中的獨白可算是比較整體的,劇本從擅長描寫壓逼與暴力的英國男性劇作家Dennis Kelly的同名劇本翻譯,卻加入了極多廣東話粗口與在地語言,在此黃詠詩的翻譯功不可沒。故事情節透過女角喋喋不休、全無停頓的語言表達,對應她在劇中幾乎不能停歇、條件反射式的肢體動作,如同不能有空格的hashtag寫法一樣,是一種女性角色面對關係與家庭張力的強迫性的狀態,還是在不同崗位缺乏喘息空間的形體表現?語言的單一源頭,是否確立了女性話語的可信性與逼切性?

 

| 演出後與女演員林珍真傾談,雖說劇本是述說家庭與兩性關係的女性獨腳戲,卻沒刻意強調女性視覺,而是表現人作為人面對悲劇處境的取態,當中沒有單一的訊息,卻是包含了各種意識形態。如果簡單理解為女性的話語權,可能會忽略了劇本的重點,珍真強調劇作家是位男性,卻能夠捕捉女性的微小躁動與糾結,抗爭或申辯以外我們看到另一種女性聲音,抽離、俐落而冷靜,在女性主義當道的世代中另闢蹊徑,而導演鼓勵演員意識流式、即興的演繹,這種聲音沒有吶喊的音量,卻因為自然而然,而擁有更強大的撼動力。

  

回到劇本,女性如何述說現實,當女人面對家庭、關係、創傷、暴力的難以理解與不能操控,如何從複雜而千絲萬縷的角度與概念中觀看世界?《女與兒》裡面的隱喻可以作為參考,從小孩喜歡的戰爭遊戲講暴力與操控、從黏土功課比喻自身與意義的建構。小孩子的本質可能比真實世界更殘酷,而真實世界比孩童的遊戲更幼稚。 

 

在悲劇發生之後,劇本以更為冷峻的角度進行敘述,女演員將命案的過程以生物學與解剖學的角度娓娓道來,在冷靜的背後,暴烈的控制欲回應了開場第一幕充滿獸慾的性事,化妝掃與手術刀是關係裡平行宇宙中的泡泡。



劇作最後的hashtag是甚麼?我們應該基於何種真實賦予定論?珍真強調演出的真實是非處境的,而是女性本質上的共通性,從其反應、態度、狀態,每位觀眾都能在當中某個處境看見一道微光。回到有關真實的思考,《女與兒》在兩性關係最終下的註腳或許是,只有兩者造就的生命來臨與消逝,是如此血淋淋的真實,除此以外,一切的感受、態度、對話、以及關係本身,通通都是反射出不同光線的破碎鏡片。於是,如戲劇構作徐硯美在演後分享說,客觀的距離與冷處理,可能是讓我們當今觀看世界、觀看事情、最後觀看自己必須的方式。

 

| 特設「家長無憂套票」 鼓勵夫婦同行觀賞

 

「作為父母,我們常常因為照顧小孩而無奈犧牲自己或與另一半相處的時間。這套關於夫妻矛盾的劇目,實在很值得兩口子一同觀看,所以我們萌生了提供托兒服務的念頭,希望能夠為爸爸媽媽提供空間,也為小朋友提供接觸藝術的機會。」身兼多職的林珍真說。

 

今次團隊特別聯同由兒童音樂教育博士Dr. Sarah蛋糕姐姐引領的「蛋糕仔劇團」,為周末下午場次推出「家長無憂套票」,家長們只需於選購門票時加 $100,便可以帶一位小朋友參與《Kids and Play唱遊工作坊》,以音樂、小故事、戲劇和小手工為各位家長照顧小朋友,父母可以放心享受看劇的Me / We-time,小朋友同一時間又可以體驗術帶來的樂趣。


文 | Haynie Sze

コメント


​相關文章
最近動態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