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的話在「甄嬛時代」上演的《三國》

在「甄嬛時代」上演的《三國》/林奕華 在《三國》開排的時候,其中一位演員問:「為什麼戲中歷史學校的學生都是女生?」,她所問的,其實就是媒體一直對《三國》的最大興趣:「為什麼把原本的男人世界,全部改換女人登場?」 因為,這是一個「甄嬛」的時代。 什麼是「甄嬛時代」?簡單的說,就是當現代女人已經擁有了方方面面的自由和話語權後,在地球的這一邊,有一種權力鬥爭已經崛起——不,不是已經,應該是千百年來不曾消失,不願離去,因為活在當下的人們對它無限眷戀,儼如「一個人學會了某些長處總是不肯放棄」(張愛玲說過一句大意如此的話)-「宮鬥」。 什麼是「宮鬥」?一般理解,便是「後宮鬥爭」。是「後」而非「前」,是「隱」而非「顯」,皆因牽涉鬥爭的人本來「微不足道」。然而「後宮」作為戰場卻在已經沒有後宮的時代裏日益擴大:辦公室是「後宮」,教室是「後宮」,整個人生都是「後宮」——誰叫我們的社會造就了越來越多自覺「微不足道」,隨時可被替換、廢棄的「妃嬪」們,故此為了生存,「她們」都必須終日活在你死我活的互相殘殺、互相陷害之中? 「生存」是低層次的活著狀態,現代人追求的是「生活」。在一個談不上有足夠資本「生活」的社會裏,別人擁有而我所欠缺的,很多時候會由自責,怨恨外化成的行動上的比較、競爭。競爭當然可以是公平的——俗謂「多少耕耘,多少收獲」,只不過消費與網絡時代之所以徹底改變傳統,正是基於它們所提供的現成、快捷、容易、方便。 所以,別人擁有的,理該我也可以用最「不費成本」的方式得到。造成「羨慕忌妒恨」如今日般被公認是「時代精神」(Zeitgeist), 「得不到」在多數人心目中成了他/她要「報復生活」的種子,所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