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訪談:不愛自己的人,如何對愛欲迎還拒、完全封閉和自導自演

不愛自己的人,如何對愛欲迎還拒、完全封閉和自導自演 整理/嚴壽山 自恨的人特別重視別人的眼光 嚴: 什麼是「恨嫁」?為什麼想做「恨嫁」? 林: 「恨嫁」是廣東話,廣東人用「恨」代表強烈的渴望。「恨嫁」作為俚語,暗示的是渴望結婚的女性,可以連對象也沒有。「對象」缺缺,表面是機緣問題,然而「恨嫁」一語所以包含諷刺意味,正是因為它指涉更實際的問題:個人條件。而在什麼都講「條件」的文化裡,欠缺「條件」,就很難獲得認同。所以,「恨嫁」在這部戲中是個比喻,它標示這種焦慮背後的元兇:被認同,而且是被很多很多不認識、不關心、不愛自己的人所認同,在這份渴望背後,則是害怕 - 害怕被別人拒絕。 但,一個根本連對自己可能都不認識的旁人,為何能構成「我」的自我危機?為何別人覺得「我」應該是怎樣的,我就真要按照他們的準則與期望規劃人生,實現自我,為嫁而嫁,為娶而娶,為成功而成功,為被認同而不先找出認同是什麼一回事? 沒有人不恨嫁,只是對象有別 得不到認同的結果,可以是把自我扭曲,把內在的焦慮外化成感覺受到逼害,然後化成恨,尤其自恨。自恨的人特別重視別人的眼光,因為自信強弱與自我直接有關,一有風吹草動,自恨者馬上把自己放在受害人位置。歸根結底,還是不相信自己可以精神獨立。 《恨嫁家族》作為殘酷喜悲劇在這時代的意義,希望是在一眾「溫情,感傷,懷舊,軟嗒嗒」的主流戲劇環境下,引起一點反思:多少人即便不已被「瘋狂才是正常,正常才是瘋狂」的時代與社會氛圍逼成瘋子,也已在瘋狂邊緣,搖搖欲墜? 沒有人不「恨嫁」,只是對象有別:可以是一個人,也可以是權力象徵,無邊幻想。雖然明知道「得個恨字」,總比接受「愛的無望」好。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