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我永遠都還是個年輕人

City Magazine '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 JACK KEROUAC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凱魯亞克寫在《達摩流浪者》結尾的這句話,今天要用起來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顯得做作了。但55歲的林奕華坐在我對面,講人生,講愛情,講戲劇,講他所講的故事裡打破「約定俗成」的衝動,也講困境、挫折、矛盾,他眼睛裡永遠神采飛揚的好奇,讓我止不住地想起這句話。春天的午後,歷史往事散漫地在詞句的碎片裡遊走,但時間卻奇異地消失了,對,不是停止,是消失,彷彿這把刻度尺在林奕華的世界根本就沒有存在過。 「對我來講,成長是不管自己多少歲,都一直在經歷的過程。成長也是一個看世界的角度,它會折射出很多無解或是答案。我會不停給自己出題,希望在這些題目中我可以體會到,今天跟昨天不同了,今年跟去年不同了─不只是維度的不同,還有深度的不同,不只是『知道』了,我還『明白』了。」林奕華不停頓地說。善於表達自己是他令很多人印象深刻的一個特質,不管是台詞、歌詞、演講、文章、訪問……只要給他一個足夠豐富和延展性的基礎,詞語、概念、意象,他都可以任由思緒的牽引,一直說下去,在說的過程中,一個火花點燃另一個火花,一個靈感激發另一個靈感。也因此,他一向被視為「高產」創作人。 從1989年創作《教我如何愛四個不愛我的男人》開始,林奕華在舞台劇這條路上幾度變換方向,但始終「高產」,從沒有停止過腳步。有趣的是,他的身份在觀眾眼裡,卻顯得愈來愈模糊。「1/3個台灣人,1/3個香港人,1/3所謂中國人」,這是林奕華給自己的身份定位:「因為我這樣把自己切開,所以我其實三個都不是。」結果,

承傳當下浪漫之歌——林奕華《梁祝的繼承者們》

DeltaZhi|承傳當下浪漫之歌——林奕華《梁祝的繼承者們》 【文:天悅/ 圖:非常林奕華】 如你有留意,近年「非常林奕華」的音樂劇大都取材自中國古典文學,如《賈寶玉》、《三國》,「在文化養份裡,最寶貴的是它讓我們培養了情感。於是那些文學作品成了我的情感或性格的一部分。我覺得做《梁祝》其實跟認同有關。」每部作品於林導而言都有其個人感受,他更將之拆毀重建,建構成一種當代的聲音,反映當下社會與都市人的各種面貌。在這個急速的年代,人人一味去追求名成利就,造成急功近利的風氣,連自己也迷失掉;而林奕華在《三國》裡探討何謂成功,在五月上演的《梁祝的繼承者們》則談藝術學院、藝術與愛情,他的作品總是叫我們反思,在這紛亂的物質的世代,我們還可以在何處尋找精神上的浪漫? 藝術學院:學生時代的浪漫 林奕華謂第一次接觸邵氏黃梅調版本的《梁祝》大概是1974 年,之後他在2002年做過《十八相送》,今年他則用另一個角度將現代版「梁祝」搬上舞台——《梁祝的繼承者們》講的是發生在兩個藝術系學生之間的愛情故事,因此故事背景設定在一所藝術學院內。原來林奕華對學校仍有一份情意結:「我常常覺得同學之間的故事是很浪漫的,因為日日相處,那種親密並不是談戀愛,但又好像有很多共同的經驗。所以那種情感一直留到現在。幾十年來的人生經歷,我覺得自己還是一個學生,從來沒有離開過不斷成長的階段,今日再做《梁祝》,可能都是想跟大家分享,一說是浪漫,二是甚麼叫同學,三就是戲裡所講的繼承者。浪漫其實是不是會失傳的呢?同學之間的感情是不是會被網友所代替呢?」 梁祝:愛情跟藝術的覺醒 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淒美愛情故事為人熟悉,可能很多人會覺得他

張國穎:梁祝的繼承者們

Milk|林澤群 群, 我身在台北,為「非常林奕華-梁祝的繼承者們- Art School Musical」排練努力中。這一個半月我們過著一些很浪漫的排練過程。過得浪漫,是因為我們有的是時間和空間。對香港演員來說,時間是非常奢侈的。我總是覺得離鄉的人,時間與空間都會多一些。而這種狀態,正是最適合創作的。 我們浪漫,但是我們並不懶惰。這是一齣集體創作的音樂劇,來到台灣的頭兩個星期,我們都忙於做林奕華導演發給我們的功課。 題材包羅萬有:關於寂寞、思念、藝術、愛情觀、童年等等。有跟林導排過戲的演員都說我們的分享很有可能在歌詞、角色或劇本裡出現,這就是他的戲的特色。誰不想演一個幫他度身訂造的角色?所以通常這些功課以至在排練室中討論的事情其實都蠻赤裸的。然而這些誠懇的分享令我們很快就有了一些互相了解,繼而成為互相信任的戰友。我們也不停的在反思為甚麼梁祝跟我們這XYZgeneration還有relevance。我是在外國長大,對梁祝不太熟悉,但我愈了解就愈發現,梁祝提到的暗戀、錯愛、無常、遺憾、追夢、墮入愛河,不就是每一代都會經歷到的共同命題嗎? 浪漫絕不是一個安全地帶。出發前,編舞伍宇烈給了我們一個大挑戰。他要求每一個演員都做到瑜伽動作裡的三角頂(headstand)。他說:「說不定你們要邊做三角頂邊唱歌喔!」我在想:「怎可能?」但伍編舞就偏偏敢於探索每一個可能性,每一刻都在挑戰演員身體的極限。其實林生和伍生可真是絕配,因為他們都是會不停問「why not」的頑童。然而,正是他們的冒險精神,帶領我們劇組不停去挑戰自己,要求多自己離開「comfort zone」多一些,多自覺、多反思、多進

藝術學院的你我他 《梁祝的繼承者們》 生命解讀首部曲

Milk 林奕華(EDWARD)是勇於挑戰自己的魔術師,這些年來運用不同的角度及嶄新的方式,讓大家重新體會耳熟能詳的道具把戲。《包法利夫人們》如是,《賈寶玉》亦然。即使早已讀過原著,但舞台上的演出卻永遠令人感動驚喜。最近,他積極籌備的《梁祝的繼承者們》,顧名思義以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為基調。不過,所說的卻是藝術學院中的人和事。與其過往的創作一樣,內容沒有半點老套乏味;而更令人興奮是,EDWARD更嘗試以另類音樂劇的形式處理。故事流程至歌詞創作,一手包辦,絕對是向難度挑戰。 文:Emily 浪漫僅存者 繼「城市三部曲」後、「四大名著」等系列後,林奕華為我們帶來「生命三部曲」,首部曲《梁祝的繼承者們》以藝術家為題。大家看到劇名或會立時想起梁祝的故事,EDWARD解釋道:「梁祝是超前的,所以永不過時。而這次我不是希望說梁祝的民間傳說,而是藉著他們的故事作比喻。回看中國傳說,很難找得到關於愛情的故事,頂多只可找到與禮教相關的夫妻相處之道。梁山伯與祝英台這對年輕人的青春愛情故事,相對來看已是可與羅密歐與茱麗葉相題並論的少有傳說,所以才會那麼令人著迷。同時,因受到《HIGH SCHOOL MUSICAL》系列的啟發,而忽發其想做一齣ART SCHOOL MUSICAL。因此,故事設定於藝術學院。」被父母強迫去唸哈佛理工學院的祝英台一心只想讀藝術,唯有改名換姓、隱藏性別,才可逃離父母的魔掌。在學院裡,結識了同樣修讀藝術的梁山伯。可是,二人的價值觀不大相同,故最後未能走在一起。 除了我是誰? 音樂加上梁祝的故事,讓人不期然聯想起EDWARD十多年前與才女陳綺貞合作的《十八相送──十八個與愛人分

韓流下梁祝2014

U Magazine 伍宇烈、林奕華,筆者分別訪問過很多次,但二人一起坐在陳米記受訪,份外有娛樂性,就像是中學同學聚頭,沒甚麼不敢說。他們合作的音樂劇《梁祝的繼承者們》,將中國傳統的《梁祝》和韓劇《繼承者們》撮合起來,演出有幾值得閤下期待,由他們gossip或可窺一二。 林奕華和伍宇烈的合作,始於2000年的《張愛玲,請留言》,最近便有《三國》和《賈寶玉》。 二人談起《賈寶玉》裡面〈晴雯補裘〉那場戲,那時離開台灣前一晚才排,林奕華想台上甚麼都沒有做這場戲。 伍宇烈笑說:「即是『吉台』演。即是要看我同演員的身體能做到甚麼。」 Edward即說:「這還不是最難的,最難是我不想觀眾看補裘,又看到這些(做出了縫補衣服的默劇動作),這個動作太意料中事。」 Yuri望望筆者:「你知他累積了一些意象的僻好,要女演員穿著行政人員套裝、高踭鞋,跪在地上……」老實說,其實我不算知道。 有僻好者大笑:「我成日覺得那些秘書或空姐就是這樣……」 「所以不如用mark台那些地膠表達、撕起有聲,而且要用紅色,晴雯的指甲、血痕……」Yuri續說。 「這就是一拍即合,譬如,我問他《三國》的意象,他第一下便說『一對手拋三個波』。今次,他又想到要演員做headstand。我又好擔心會不會受傷,turn out他們做得很好。他每次都會提出一些肢體的難題,然後大家又會做到。」 陳建騏,以及「一舖清唱」 「『我明明想看對手戲,為甚麼你總將戲交給觀眾和演員呢?』」林奕華說觀眾常對他的作品有此疑問,「這是我的philosophy。到目此為止,仍然是。以大部分時間讓觀眾認同舞台上的人,多過要做第四堵牆。Choreography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