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丁山:林奕華梁祝恨嫁

左丁山/GG細語|蘋果日報副刊專欄 飯局上坐在林奕華旁邊,左丁山死性不改,第一次見面,開口便問他是那一間大學畢業的?以前未見過佢,但在報章上睇佢寫嘅文化評論、電視電影評論,知此君肚裏大把墨水,讀書不少,想來係喺大學讀文學院出身之人啦。點知林奕華答:「我冇資格讀大學,我係女校男生,喺玫瑰崗讀文科,會考之後就入咗無綫電視做編劇㗎嘞!」左丁山為之愕然,中學畢業生有此文化修養,必然係苦學自學成功之人,值得尊重尊敬,公關大姐大喝住左丁山話:「林奕華係天才嚟㗎,佢十五歲嘅時候已經寫作做TVB兼職編劇嘞。」 左丁山有此一問,亦因為自己認識好多位新亞書院1990年嘅新聞系畢業生,例如區家麟、區麗雅、汪凡、羅玉萍、吳貴亨、江岸綠、林一紅、程美寶、胡美寶、劉礎元、李志華等等。1990新聞系畢業生有一位就係叫做林奕華,與天才編劇林奕華同名同姓。 林奕華今年一月曾在葵青劇院推出舞台劇「恨嫁家族」,五月推出音樂劇「梁祝的繼承者們」,皆叫好叫座,不少劇評大讚。為咗滿足心願要在香港文化地標──尖沙嘴文化中心上演佢嘅傑作,不惜冒極大財政風險,用盡私己儲蓄,再向朋友借錢,再度製作呢兩套劇,7月18至7月20日先演出四場「梁祝的繼承者們」,梁祝只是借名義一用,實情是描述藝術學院學生對自己與未來的憧憬和想像,十場景致盡在學院,主題為「我是誰」及「甚麼是藝術」,有18首歌,全由林奕華填詞,編舞由曾在香港及法國拿取編舞獎的伍宇烈。 舞台劇「恨嫁家族」則在7月25日至7月27日公演四場,由黃詠詩編劇,今次重演特邀曾獲香港舞台劇最佳男主角獎(喜劇/鬧劇類)的梁祖堯參與演出,劇情描述現代女性對嫁、恨嫁、嫁了又恨,「我恨故我嫁

梁文菁:林奕華、Matilda、和梁祝

主場藝術文/梁文菁(清華大學外語系,台灣) 在林奕華的音樂劇《梁祝的繼承者們》裡,每個人看到的風景應該各自不同,因為這部作品野心大、觸及的主題多元,更有無以數計或煽情、或浪漫的元素,時時勾引觀眾淚腺。你儘可以不相信我,但若是在五月時進了葵青看戲,此起彼落的笑聲與鼻頭抽動聲相伴,你應該會想再看一次《梁祝》。而這多少也解釋了,為什麼有不少觀眾,觀戲之後,還願意花許多時間,寫下長篇的觀後感與人分享;每篇感言莫不掏心掏肺,談愛情、藝術、創作、成名、面對自己、為體制所苦, 共鳴甚多。大家討論《梁祝》,其實就是就著其與生命經驗契合的面向下手,在看戲的同時,觀眾也看到了自己心中的梁山伯、祝英台、甚至馬文才。 音樂劇?不要鬧了 我對音樂劇的喜好與欣賞,是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才開始的。年紀更輕的時候,在戲劇系讀得熟的劇作家非貝克特莫屬,崇尚的風格是挑戰權威實驗性十足的「前衛」劇場,自然以為音樂劇的賣點,不過就是動人的旋律以及可預期的劇情(一言以蔽之:陳腔濫調),因此適合闔家觀賞:家人朋友得到一晚的娛樂,自己就看看人家如何在舞台、燈光、服裝上標新立異。但對一位自詡成為研究西方戲劇最新發展的研究生而言,再貴的音樂劇怎麼比得上小小黑盒子劇場可見的創意與創新?然而這樣的先入為主是多麼地畫地自限! 九一一事件發生當天,我到了倫敦,之後自然樂不思蜀,盡情享受蓬勃興盛的倫敦劇場風景。音樂劇?不要鬧了,看新興劇作家推陳出新的劇本都來不及了,哪有空? 直到有一天走進國家劇院,看到了《Jerry Springer: the Opera》:音樂劇可以不必有童話的結局、角色可以不漂亮、還可以罵人罵得這麼直白,而且這麼好看!

李臻:我們都回不去了

am730 | 報章 | A24 | 新聞 | 男主播日與夜 | By 李臻 有段日子看很多舞台劇,最喜愛看林奕華的作品。這麼多年來,這位老朋友不停的創新,不斷地挑戰自己,最近又有新作上演。每次看他的戲,無論是說愛情之無奈的,或說人生之困的,總會感動、總有領悟。最深刻的一次,是當年看劉若英演的《半生緣》。 「回不去了」所帶出的哀愁,經歷過成長的痛就會明白。就算景物和人面依舊,成長過後,也很難回到當初的真與善。過去的事,對的,記取經驗;錯的,吸取教訓;美好的,感恩;不愉快的,就讓它過去。轟轟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好,人生根本就是回不去的。而且在人生的競賽中,常常回頭往後看的人,就算不失平衡跌倒,也難以跑到最前。 無論怎樣小心謹慎地過活,也難免在歲月裡累積出一大堆的後悔、遺憾與不甘。如果不是這樣,《半生緣》這些文學經典也不會引出那麼多共鳴。只要讓當下的人與事、感動與感恩留在心裡,隨心地過活,就算回不到從前,或許還可迎來更有智慧和美好的未來。 oscar.t.lee@gmail.com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