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拆了紅樓 釋放了夢

20150629︱明報︱D04︱副刊世紀︱林奕華說﹕拆了紅樓 釋放了夢 今年是曹雪芹的三百歲生日。我們對他念念不忘,是感謝他窮其一生之血淚與心力,留給人間受用不盡的禮物:《紅樓夢》。 二百五十年是不短的時間,但讀着《紅樓夢》,沒有人會覺得那是「很久很久的以前」。雖然,書中沒有明確交代發生在那一朝代。雖然,字裏行間又似埋藏耐人尋味的蛛絲馬迹,但撇除索隱和釋真對書中人事的查根究柢,《紅樓夢》的可貴,是每個人都可以給自己找到「進府」的門檻||「榮」與「寧」兩個封號,本來就是一種取捨|| 外在的認同, 內心的平靜,那一個才是真正歸屬? 光是這個問號,已足夠令《紅樓夢》在現代華人世界裏再流行二百五十年:在未來的兩個半世紀裏,我們將要見證的變遷,已不再是「人面桃花」,卻是「北京到紐約只需要兩小時」。當天然變成人工,當時間變成真空,時間便不能再用過去的比例衡量它的價值。正如《紅樓夢》的開篇,未被選中補天的石頭,才在那邊廂自嗟自怨,不消幾行字,它已從富貴場溫柔鄉歷劫歸來,換來大石上字迹分明,遍述歷歷:「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許年,此系身前身後事,倩誰記去作奇傳?」 電光火石,不堪回首||速度減低了厚度,誰能抗拒我們的人生將愈來愈薄?我們的故事將愈來愈淺? 《紅樓夢》於現代人有親的第一點,也就是不會看不懂,更是必須看的原因:我們的「存在感」如此薄弱、「無力感」如此龐大,為什麼? 「無力感」在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是《紅樓夢》於現代人有親,不會看不懂,和必須看的原因(二)。舉個例說,電視劇《武則天》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談資。關鍵不在情節,而是「政治」:不是東宮壓倒西宮,就是西宮壓倒東宮。爭寵,是逃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