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

What is Sex?

全男神班化身粉紅陣容

男性原罪演繹女性宿命

本  事

這不是一齣交待《紅樓夢》故事的戲,它是《紅樓夢》中人的夢,也是現代人會做的夢。這些夢,從曹雪芹的時代直到二○一四,甚至在可預見將來,仍會一直做下去。三百年,或更長久的縈繞不去,是夢魘。

 

例如,從樓上聞得樓下歌舞昇平的賈太太,滿目不是臨風玉樹卻是遍地瘡痍,口中雖振振有詞「你為什麼搶我老公,我要殺了你!」,原來手上沒有刀,沒有槍,只有一瓶教她長醉不醒的酒。這姓賈的太太,為何這樣無力?

 

是無力感讓人做噩夢?抑或噩夢讓人愈想醒來愈是只能掙扎?賈母初會劉姥姥(第三十九回 村姥姥是信口開河 情哥哥偏尋根究底),後來是劉姥姥被灌醉了,但在賈母夢中的痛苦,是她不似劉姥姥看得開,放得下。「不過是老廢物罷了。」,果真這樣,四代的繁榮為何不能讓她安享天年?身為體制的精神圖騰,她想睡,還真不能像自由自在的老農婦說倒下便倒下 ─ 箇中羨慕,會教誰夢見誰?

 

以此類推,是平兒會夢見王熙鳳,還是王熙鳳會夢見平兒?家族就如大機構,得力助手不會跳槽,不會請假,不會背叛的保證,便是潛入她的意識給她注射「犯罪感」(「你為什麼搶我老公?」),同時表面上以禮相待。唯是「盜夢人」如王熙鳳,恐怕也難一覺到天明(第四十四回 變生不測鳳姐潑醋 喜出望外平兒理妝)。原著中秦可卿走進她的夢世界時(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龍禁尉 王熙鳳協理寧國府),一手敲響喪鐘,另一手敲響警鐘,只是剛愎自用如榮國府二奶奶,醒著睡著問的是同一個問題:眼前將要發生的「好事」是什麼?

 

如是忘記「托夢人」苦口婆心勸諫:設立學堂是成就未來的根本。但見由荒唐升級荒謬,賈家學堂的景象比夢還荒誕(第九回 戀風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頑童鬧學堂):教育的腐化,令人失去自我和自我價值。名利場幼兒班打開人生第一頁,到競技場小學校,官場中學部,歡場大學部,年青人學會的盡是貨與銀,交與易,當然包括販賣最寶貴的「青春」 ─ 時間乃是把人物化的機器,目下已成理所當然。

有說大觀園本來就是一場青春夢。小姐心(原名甄英蓮)奴婢身的香菱,藉學習寫詩忘記痛苦回到美好的從前(第四十八回 濫情人情誤思遊藝 慕雅女雅集苦吟詩),那是治癒的好夢。另一個丫鬟小紅,遺失的手帕被意中人賈芸撿去(第二十四回 醉金剛輕財尚義俠 痴女兒遺帕惹相思),現實中二人永遠緣慳,唯在夢裡他把手帕送回來。這個夢中還有夢:為什麼小紅是小紅?

 

潛意識對我們最誠實,人望高處的「奴才」必得被主子惜「才」命運才會改寫。小紅等不到賈芸把手帕如王子把玻璃鞋送回來,卻等到王熙鳳的賞識「飛上高枝去」。而原著中王熙鳳又被誰「千萬人唯吾往矣」般看對了眼?此人乃「憑什麼癩蛤蟆吃天鵝肉」的賈瑞。賈瑞後來慘被弄死(第十二回 王熙鳳毒設相思局 賈天祥正照風月鑒),源於他起的「淫心」觸怒了王熙鳳的無力感 ─ 風月寶鑑反射的無路可退,是一個永遠得不到丈夫對她的愛的人,在她認為不可能為他付出的庸碌宅男身上,照見自己的一樣卑微與可悲。加害者和受害者不過一體兩面,於是,王熙鳳做了一個夢,夢中她是賈瑞,賈瑞是她。

 

身份地位焦慮,由賈府中人到現代人皆如是。所以「賈太太」不是只有王熙鳳會做的夢。王夫人與襲人的唇齒相依,說明一個夢可以兩個人同時在做,下屬向老闆「投誠」,老闆「信任」下屬,誰說從屬關係一定不變?因為一個近身一個母親,二人的權力所繫,不是彼此而是寶玉(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錯裡錯以錯勸哥哥)。是以二人以聯盟方式做的夢,叫「殺戮戰場」,必須殲滅的異己如丫鬟金釧,是她擁有威脅「性」武器:寶玉會與她調情。

 

也許這同屬林黛玉的噩夢:當不成賈太太,因為她對賈寶玉沒有性魅力?三朝兩夕吵吵鬧鬧,賈寶玉賠再多小心,重申又重申多少句「你放心」,她愈發被這句話更弄得一身病 ─ 難道她與他只能有「靈」不會有「性」?為什麼薛寶釵肌膚勝雪的臂膀,賈寶玉會妄想若是長在林黛玉身上才能摸一摸(第二十八回 蔣玉菡情贈茜香羅 薛寶釵羞籠紅麝串)?

黛玉與寶釵,是友是敵?王熙鳳與尤二姐,是降是抗?原著中兩段「交心」,既有黛玉向寶釵「認錯」(第四十五回 金蘭契互剖金蘭語 風雨夕悶制風雨詞),也有二姐對鳳姐的「錯認」(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賺入大觀園 酸鳳姐大鬧寧國府),潛台詞均是正與副,情與理,愛與慾的搏擊,聽上去似是真與假的賈太太在夢囈多於對話。

 

夢囈是夢中私語。寶玉不會夢見寶釵,因他不曾在意識裡抑壓對寶姐姐的慾念。他對黛玉的愛情,反而「不敢對別人說」,只有在「睡裡夢裡」迴旋千次百次,「永遠忘不了」(第三十二回 訴肺腑心迷活寶玉 含恥辱情烈死金釧),直至站著也能睡著,睜著眼把心底話如夢話般說了出來,教路過的襲人聽了去 ─ 這,何嘗不也是借愛上一個人之名把理想的自己釋放?寶黛的愛情注定幻滅,全因要在體制主宰一切的賈家內誠實面對自我,只能是夢一場。

 

夢是緣,緣也是冤。抄園一役,有哪一宗無頭官司不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吃不到的雞蛋(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寶玉情贓 判冤決獄平兒行權),藏不住的情書(第七十四回 惑奸讒抄檢大觀園 矢孤介杜絕寧國府),喝不到的玫瑰露,擦不到的薔薇硝(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薔薇硝 玫瑰露引來茯苓霜),有哪一件物件不是導致夢遺的遺,夢碎的碎?聲聲吶喊的其實不是「不干我事」卻是「你憑什麼」?

 

每個人的毀滅都因每個人的自我被踐踏。

 

就像尤三姐為實現「浪子」一面的自我,隔空戀上柳湘蓮,倒頭來,冷二郎只是表象,恥小妹以訂情信物濺血當場喚醒兩個夢中人(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恥情歸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門)。一個說「與君兩無干涉」,一個從此「不知哪兒去了」。緣淺,偏命運相連。一旦分手,分的不是別人,是自己。

 

反觀,捉不緊,捨不得,放不下的賈太太,男的女的老的嫩的王熙鳳們,在我們身邊周圍何其多?所以才要把《紅樓夢》搬上舞台,拆了紅樓,釋放了夢。

 

​ 

演出資料

相關影像

 

演出團隊

導 演

編 劇

演 員

 

 

 

 

 

 

 

 

特邀演唱 

 

​ 

林奕華

林奕華

王宏元 

王捷仟

王肇陽

朱宏章

周姮吟

時一修

莫子儀

盛 鑑

黃俊傑

彭浩秦

黃健瑋

葉麗嘉

劉嘉騏

戴旻學

韋禮安

​ 

 

演出地點

台北國家兩廳院/26-28 DEC 2014

香港葵青劇院演藝廳/23-25 JAN 2015

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劇院/22-23 FEB 2015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17-19 JUL 2015

深圳保利劇院/17-18 OCT 2015

成都錦城藝術宮/23-24 OCT 2015

武漢劇院/30-31 OCT 2015

上海文化廣場大劇院/06-08 NOV 2015

北京保利劇院/12-15 NOV 2015

珠海華發中演大劇院/21-22 NOV 2015

廣州大劇院/28-29 NOV 2015

青島大劇院/07-08 APR 2017

南京保利劇院/14-15 APR 2017

北京保利劇院/21-23 APR 2017

合肥大劇院/28-29 APR 2017

株州神農大劇院/05-06 MAY 2017

鄭州河南藝術中心/12-13 MAY 2017

上海文化廣場/19-20 MAY 2017

​ 

​《紅樓夢》2015 巡演計劃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事務局藝術發展基金」資助

《紅樓夢》2017 巡演計劃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事務局藝術發展基金」資助

 

 
 

相關文章

1 Oct 2015

為什麼我要把《紅樓夢》搬上舞台/林奕華

有一天,課堂上我問了學生們一個問題:「你瞭解自己嗎?」答案隨即寫在我看見的表情上,這是一個什麼問題。我便改成問:「你能聽得懂你心裡面在跟你說的話嗎?」,更茫然了。我再問:「你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還是不得要領。最後,我的問題是:「你覺得自己重要嗎?」。這一次,...

1 Jul 2015

現代人跟《紅樓夢》有親的六個夢/林奕華

今年是曹雪芹的300歲生日。我們對他念念不忘,是感謝他窮其一生之血淚與心力,留給人間受用不盡的禮物,《紅樓夢》。

二百五十年是不短的時間,但讀著《紅樓夢》,沒有人會覺得那是「很久很久的以前」。雖然,書中沒有明確交待發生在那一朝代。雖然,字裡行間又似埋藏耐人尋味的蛛...

1 Jan 2015

What Is Time?/林奕華

《紅樓夢》於我,是中國人的一本「性命書」(性,離不開命) ─ 命就是時間觀,時間觀就是價值觀,中國小說史上我找不出另一本作品,能像《紅樓夢》那樣以極其超前的意識,剖析了中國人因何被儒家體制的時間觀綑綁了自我的發現 ─ 個體的存在價值乃以群體的時間觀為依歸 ─ 人生,...

Please reload

 

媒體報導

16 Jul 2015

20150716︱經濟日報︱韋禮安唱盡《紅樓》貪嗔癡

 

10 Jul 2015

 

20150710︱星島日報︱韋禮安 無所畏

9 Jul 2015

20150709︱Milk︱A Lesson A Dream

前頁 >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