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開啟「侶」程 睇驗人生Departure

12 Jan 2017

 

  心水清的觀眾,或了解林奕華的劇,成長是一大題旨──《三國──What is Success?》是成長之痛,《梁祝的繼承者們》講成長之老,新作《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則有許許多多個Peter Pan──不會長大的男、女孩子登場,小飛俠出沒注意。小飛俠,不就是飛來飛去嗎?劇場如機場,機場如劇場,真箇形象化。

 

  「我是一個喜歡機場的人。」曾在台灣讀書、英國生活,現在也經常到處巡演劇作的林奕華,笑了起來,稱每到一個機場,都會走走看看,非了解其特色與特徵不可。「其中一個我對機場最重視的,是它的採光,好像玻璃窗門,也就是讓搭客產生即將飛行的期待心理。」他喜歡哥本哈根、芬蘭的機場,「不是著名建築師設計,不致熟口熟面;有很多木,在現代冰冷氛圍中重現溫度;海關沒有門高狗大的感覺。上世紀九十年代時,我也喜歡倫敦Stansted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很有趣,人們可以隔着玻璃,送別到登機閘口。很期待柏林的新機場。」現在機場太多故事,離奇過小說,荒謬到一個點,「寫都寫不到出來。」

 

  他也喜歡機場裏的自己,因為那時最放鬆,「藉着離開,去認識更多新事物,還有新的自己。」機場,或者旅程,對他就像談一場短暫的愛情。「人生有許多階段的Departure,特別是當一個人對自己有要求,不願停留在單一階段裏。問題是,對於Departure,你會否珍惜,以及有多少主動性 ?」他續道,華人特別害怕Departure,因為華人社會核心價值,是安定,「作為創作者,我注定是沒辦法長留中心的。既然避不過,愈怕愈要面對。」

 

  既然機場如情場,談戀愛,就像旅程。「發掘一個人的『景點』,每個人、每個地方,都有許多奇珍異寶。」劇中自有許多飛行「術語」,引以為喻──人生有兩種Departure,一是無常,一是大限,最叫人惶恐,於是選擇「Delay」;久而久之,便失落了「Passport」,再也無法通關;許多人患上彼得潘症候群,他們假裝飛翔,不願長大,也頂多是短途旅程,不想準備「燃油」,更不願遇上「亂流」;未來,是旅程中不斷延長的目的地,在飛行過程中,或「中途停留」,或「轉機」,但不一定就能到達目的地。《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的十二段故事,以機場作背景,講男男女女人生各段成長事情,「我們很早就做了成年人,卻在成年期尋回孩子氣。是誰抑制我們成長的自由和樂趣?」

 

  他坦言,非常林奕華的劇作,在取材上和表達上,都跟本地其他劇場作品有別,他決意要跨文化、跨地域,即是「在香港不做香港的東西」,這本來既成特色也是難度,「我是想給予多一種選擇,讓大家從另一種語言,去感受中文另一種表達方式。」而林奕華的劇,尤其是近年,多以普通話為語言,但難度在於,內地的普通話,跟台灣的國語,不盡相同,「怎樣才能讓不同地域的華人觀眾看劇時,不用『翻譯』,在語境上大致相通呢?但凡華人觀眾,都能在劇中找到相同的情感語言,這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

 

  他笑說,想做廣東話的作品很久了,題材都想好了──金錢萬惡,但不是一時三刻就辦得到,觀眾也不一定Ready,「我們既然覺得廣東話那麼重要,又有多了解廣東話呢?大家現在講的廣東話,大多只剩下功能性,不夠多樣性,也沒有情感支持。你看看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粵語片,對照一下,就知道了。」他設計中的廣東話戲劇,就是想把廣東話的精髓重新表現出來。

 

  飛行旅行術語之中,怎少得「舊地重遊」?笑言濫情的林奕華,說每個離開了的機場/地方,都想再去,有些地方去得多了,甚至以為不曾離開過。「我的家,是這個世界,而非一個地方。」會有哪個地方,作為落腳地,不再離開?他想了想,說出三個他在人生中留駐最久的地方:「柏林、倫敦、台北。」那兒不是沒有社會問題,「而是自有平衡點。」不過,他又尷尬地笑了起來,說去過斯德哥爾摩、奧斯陸等地後,又覺得可以給它們多些時間……

 

20170112|星島|機場開啟「侶」程 睇驗人生Departure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Please reload

最近動態

【非常林奕華 X 西九文化區】節目巡禮

9 Jul 2019

《近看林奕華-非常林奕華舞台映畫》首次在台放映

14 May 2019

比聊齋更聊齋的《聊齋》,六月回來了

18 Feb 2019

梁祝的繼承者們》(三度公演)門票退款安排

24 Sep 2018

1/13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