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放映:Katia Kabanowa ---《絕望的出口》



:「寂寞的十七歲,跟寂寞的七十歲,哪個更寂寞?」

這是Edward問我們的問題。


還未滿二十二歲的我,好像難以比較兩者的分別,不過今天恰巧更加能感覺到。


在《Katja Kabanowa》中,雖然Katja住在很大的屋子,可她卻因為嫁了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婆婆待她不好,被困在這大屋,所以她是失去自由的。


主要演戲的地方,都是在屋子的第一層,即是大廳和後花園的噴水池。上面的房間,總看到很多人的身影,從窗凝望,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好像總在看笑話、嘲笑她。但很奇怪,看著他們的身影,就感覺也不怎麼快樂,或許他們也能跟Katja一樣,被困住罷了。


而故事的結局,是令人感到哀傷的,不能跟愛的人在一起,亦受到背叛,很殘忍。劇中有一幕,是Katja獨自在痛苦,眾人卻紛紛背向她,讓我強烈地感覺到,她是獨自一人的,她是寂寞的,她是絕望的。


自盡,是絕望底下的選擇,但可能對她來說,這是她唯一的出口。


這讓我想起近日企跳的人,我理解他們的絕望,但我不希望有任何人離開我們,如果絕望是他們的出口,那出口能否不是絕望?


然後,Edward也分享了一個小習慣,就是他喜歡一個人從窗看出去,看密集的高樓大廈,也曾獨自看到天亮,其實沒什麼可以看到的,但就是希望可以看到什麼,而這個等待的過程,是很寂寞的。


那既然是寂寞,為何要等呢?是因為我們充滿希望,還是絕望透了?


:寂寞和孤獨,帶給了我們什麼?


對於我來講,大概是忙碌吧。我是一個害怕寂寞的人,雖然可以有自己一人的時間是很好的事,但我愛想東想西,因為怕寂寞,所以要把自己搞得很忙,沒空想令自己不開心的人與事。但愈忙,不知為何心裡愈空洞,因為忙而寂寞,因為寂寞而忙,很矛盾吧。


:「寂寞的十七歲,跟寂寞的七十歲,哪個更寂寞?」


還未滿二十二歲的我想說,

沒被理解,沒感到有人同行

無論幾歲,都寂寞。

​相關文章
最近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