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梁祝 2.0
facebook banner.JPG


:梁山伯

「我會再來看你的」

trial_05_sRGB.jpg

梁山伯一如承諾,每天去美術館探望祝英台,

 

但同一段路,從走上一天,到一年,到十年,百年,千年。

不是路遠了,是時間跑得愈來愈快,愈把路上的人拋了在後面。

時間要忘記人了,但梁山伯忘不了祝英台。

時間忘記我了,但我忘不了你。

Untitled-1-01 (1).png

《A.I.時代與梁祝的繼承者們》

2024 階段展演|2025 正式公演

適逢《梁祝的繼承者們》十周年,非常林奕華將2024-2025 設定為「梁祝的一年」。

 

自2020年開始,非常林奕華已經開始用一個概念來創作──作品永續發展。

 

一個作品,不再只是一周至數周、一場至數場的演出,而是如何用idea裂解一個作品,能夠有不同階段的呈現,每次呈現,不只是看見一齣戲的「部分」,而是看見一個又一個idea用不同形式誕生,最後在時間的積累下,又集結成一個全新的作品,就如同「一一三部曲」、《艱辛歲月》等。

 

過程大於結果,創意活化時間,階段展演,是讓一齣戲更像一個人,和觀眾用更多的時間相處,看見它的成長,也與它一同成長。

梁山伯:「我會再來看你的」

十年前的 《梁祝的繼承者們》

結束在 「你有在美術館哭過嗎?」

十年後的 《A.I.時代與梁祝的繼承者們》

開始在 「你有在美術館哭過嗎?」

R0007069.JPG
IMG_3503 2_edited.jpg

十年前

我們問「什麼是藝術?」

十年後

我們身處A.I.時代

繼續問「什麼是情感?」

七位原班演員與三位「繼承者」們,不單是重溫十年前《梁祝的繼承者們》的原曲,更是和A.I.一起「學習」唱歌。從藝術學院走到美術館,看人畫的自畫像,與A.I.畫的自畫像。A.I.如何學習「自畫」?畫的是怎樣的「自己」?

 

這一場音樂劇歌唱會 (Musical Concert),將會呈現不同版本的歌曲和影像,《梁祝的繼承者們》原版的、重新設計的、A.I.處理過的。帶上十年前看梁祝的記憶與情感,和我們一起提問︰

在虛與實之間,人怎樣找回屬於自己的經歷,以及錯過了什麼?

香港葵青劇院演藝廳

2024.6.8 (Sat) 8pm & 6.9 (Sun) 3pm

普通話演出,附中文字幕

演出長約10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票價:$300,$200*

*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其陪同者、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及全日制學生可享優惠票價$150 。優惠票持有人士入場時,必須出示可證明身份或年齡的有效證件。優惠門票數量有限,先到先得,售完即止。

AIartschool_KV_sRGB_03.jpg

創作團隊

編導詞|林奕華

演出|王宏元 路嘉欣 張國穎 黃人傑 趙逸嵐 葉麗嘉 鄭君熾 及祝家樂 陳盈盈 羅熙彥(按姓氏筆劃序)

音樂總監及作曲|陳建騏

執行音樂總監、作曲及現場伴奏|阿超

作曲|黃建為

影像導演|吳嘉彥

戲劇顧問|徐硯美

舞台設計|黃逸君*

燈光設計|馮海林*

音響及聲音設計|鍾澤明

聯合音響及聲音設計|馮展龍

藝術指導及形象設計|郭家賜

肢體指導|林薇薇

創作統籌及現場攝影|何定偉
排練及製作統籌|洪婉禎

製作經理|曾以德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允准參與是次計劃

梁祝 1.0

相關演出 - 梁祝的繼承者

適逢《梁祝的繼承者們》十周年

非常林奕華將2024-2025 設定為「梁祝的一年」

 

十年前的 《梁祝的繼承者們》 結束在 「你有在美術館哭過嗎?」

十年後的 《A.I.時代與梁祝的繼承者們》 開始在 「你有在美術館哭過嗎?」

2024年5-6月將於PREMIERE ELEMENTS 放映

《梁祝的繼承者們》(舞台映画),

看過的來重溫,沒看過的來認識這一套經典之作吧!

- 舞台映畫為2016年台北演出時拍攝的版本 - 

十八首原創歌曲,記敍了十八節藝術課,和兩個姓氏的,永遠。

 

放映地點:PREMIERE ELEMENTS

票價:HK$180

片長:203分鐘(包括中場休息時間)

 

📌5月份放映場次:

5.10(五) 19:30

5.30(四) 19:30

📌6月份放映場次:

6.1(六)   15:00

6.7(五)   19:30

6.10(一) 13:00

 

| 放映後設映後談,歡迎留步參與|

   想念

有一種等待

 想你

叫等我

   相思

有一種風景

 單思

叫憧憬

誰是梁?誰是祝?

過往演出地點

香港葵青劇院演藝廳/17-18、21-24 MAY 2014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18-20 JUL 2014

澳門文化中心綜合劇院/25-27 DEC 2015

廈門閩南大戲院/26-27 MAR 2016 

上海文化廣場/01-03 APR 2016 

蘇州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8-9 APR 2016 

浙江省人民大會堂/15-16 APR 2016 

北京保利劇院/22-24 APR 2016 

重慶大劇院/29-30 APR 2016 

台北國家兩廳院/05-08 MAY 2016

香港葵青劇院演藝廳/14-16 SEP 2018(5場)

上海文化廣場/23-24 MAR 2019(2場)

廣州大劇院/30-31 MAR 2019(2場)

重慶大劇院/05-06 APR 2019(2場)

長沙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12-13 APR 2019(2場)

北京保利劇院/19-21 APR 2019(3場)

珠海大劇院/26-27 APR 2019(2場)

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6-13 Oct 2019(8場)

^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事務局藝術發展基金資助

 劇情大綱 

故事由惡夢開始。

 

祝英台明明是想到藝術學院探索我是誰,卻在意識某處顛覆了願望,說服自己父母的說話是對的:人生,應該有固定答案,明確規劃,永遠是1+1=2。但惡夢醒來,她發現她已在一家藝術學院裡,眼前出現了藝術家求之不得的繆思:梁山伯。

 

他的安靜,使她思潮如泉湧。每一個他的舉動,都令她問號叢生。只是不知道是出於求知抑或愛情慾望的創作激情,卻沒有引來梁山伯的迴響,相反,面對祝英台井噴的靈感使他自覺是張永恆的白紙——畫如不畫,不如不畫——背負太多父母都是不成功藝術家的包袱,他不容許重蹈覆轍的結果是因過度害怕失敗而承受不能表達,不能溝通和不能愛的痛苦。

 

誰叫在這兩個其實互相欣賞的年輕人,有一個「第三者」叫馬文才,而「他」的不可逃避,因為「他」不是一個人,而是眼下這個充斥高速消費與資訊氾濫的時代?

 

見證梁祝聚合分離的學院裡,有一位教授「什麼是藝術」的老師。他把承傳藝術視為己任,然而當時間到了,誰也需要走上自己的命途。悲劇也有美麗的時候,化蝶翩翩,除了痴男怨女,還有有信念,有勇氣,到底以造就繼承者的角色昇華人生的人。

媒體報導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