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的話:為什麼我要把《紅樓夢》搬上舞台

為什麼我要把《紅樓夢》搬上舞台/林奕華 有一天,課堂上我問了學生們一個問題:「你瞭解自己嗎?」答案隨即寫在我看見的表情上,這是一個什麼問題。我便改成問:「你能聽得懂你心裡面在跟你說的話嗎?」,更茫然了。我再問:「你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還是不得要領。最後,我的問題是:「你覺得自己重要嗎?」。這一次,教室裡空氣有了改變,同學們紛紛垂低了眼簾,如果之前三個問題是讓他們如墮入五里霧中,現在,他們是各自潛入了自己的心理狀態,又或,開啟了心理活動。 原先,我是想把一個問題丟出來讓大家思考,結果,思考卻以另外一種面貌出現,變成了心理活動。思考與心理活動的差別,在哪裡? 「你覺得自己重要嗎?」,可以是一個問號,但也可以是一個句號。把它當成問號,問題便有往前推進的空間。把它看成是句號,問題自然不再有探索、推論、辯證的餘地,就好像一個案件已經蓋棺論定,被判刑的人只能在心理上做各種調整,怎麼樣的抗拒或接受,能讓自己舒服或釋然一點。意義上來講,還是消極的。心理活動比思想消極,因為它是按著個人立場和相關利益出發,不論得到哪種反應,都不會改變客觀現實。 假如同一個問題是自己提出的,「我重要嗎?」,自覺性已經決定了它的性質,提出問題的我是站在主動的位置上,這個位置自然有其靈活性,也方便於回答的人以行動改變答案。 但由於「我」是被放在被質疑的角度,這個我就不見得是一個我願意看見的我,更不要說是一個被我認同的我。換句話說,一個問題能夠引發心理活動,是因為它帶來了焦慮。這個焦慮能夠發酵,是它喚醒了潛伏的恐懼,也是一直不敢面對的真實––答案其實在問題出現之前已經存在,心理活動的產生,只不過可讓自己找到舒服的解釋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