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建築

20160728|Milk|劇場問米錄|文/黃詠詩

舞台映畫 重遇林奕華經典劇作

2016-07-16 | 文匯報 | A26 | 藝粹 | 舞台映畫 重遇林奕華經典劇作 去年夏天,非常林奕華首次嘗試推出舞台映畫,將「四大名著」系列劇作放上大熒幕,讓看過的觀眾得以重溫,錯過的觀眾藉由精美的拍攝影像補全遺憾。本月底,非常林奕華將再次推出四部經典作品的映畫,包括:《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命運建築師之遠大前程》、《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及《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 張艾嘉身兼主演和編劇,於香港三度公演、巡演場次達83場的《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將於是次舞台映畫載譽重映;李心潔一舉拿下「上海戲劇谷壹戲劇大賞」最佳新人獎的《命運建築師之遠大前程》和劉若英獲得最佳女主角的《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都成為是次放映的作品。 不僅張姐飾演的張威、心潔的寶貝和奶茶的崔鶯鶯是經典中的經典之外,同時主演三部作品的王耀慶所飾演的大偉、小鬼和張生,鄭元暢的李想、楊祐寧的摩西和楊淇的琪琪,都教觀眾念念不忘。 最為難得的是,觀眾將有機會重溫非常林奕華十年前的作品《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正是從這部劇作開始,林奕華形成其劇場作品的簽名式--原創文本,以名著解構反映現實,戲劇形式走在前面,演員發揮團隊魅力......放映現場將販售即將絕版《舞台劇全紀錄:包法利夫人,是我》一書,書中完整記錄40天的創作秘辛、演出劇本、精彩絕倫的演後迴響。 演出資料: 《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時間:7月29日 晚上7點30分 《命運建築師之遠大前程》時間:7月30日 晚上7時30分 《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時間:7月31日 晚上7時30分 《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

一次看盡林奕華 4 經典

2016-07-15 | 明報 | D06 | 副刊/文化 | 一次看盡林奕華 4 經典 劇場走進戲院已不是新鮮事,受歡迎的歌劇、戲劇作品早已搬進戲院大銀幕,像National Theatre Live 便是成功例子,一方面延長劇場作品的壽命,另方面當作推廣宣傳。非常林奕華近年亦嘗試在銀幕重演作品,選擇的不是戲院,而是回到劇場。繼去年7 月於香港文化中心,首次推出「一口氣看盡林奕華四大名著」的巨幕放映實驗後,今年將在同一地點,再次推出四部經典作品,包括:《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命運建築師之遠大前程》、《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及《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 日期:7 月29 至31 日時間:晚上7:30(7 月29 至31 日),下午2:30(7 月31 日)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票價:$180,$280節目查詢:2893 8732 票務查詢:3761 6661

西九文化區 x 非常林奕華「劇場的繼承者們」計劃

西九文化區現與非常林奕華聯手推出「劇場的繼承者們」計劃,招募有意於劇場發展的有心人,參與 3 日的密集式大師班,掌握劇場不同環節實際運作,部分表現優異的參加者,更有機會加入非常林奕華,在緊接的 5 個月時間,在林奕華及其他創作人帶領下為創作展開一場場「困獸鬥」,一手一腳、由頭到尾參與不同製作。 期間參加者更會跟隨非常林奕華進行巡迴演出,由香港走到中國、台灣,登上不同舞台試試身手;遊歷各地之後,團隊返回香港基地,合力炮製非常林奕華 2017 年 1 月全新製作,從理論到實踐,繼承前人的經驗及知識。 有別於其他人才培育項目,「劇場的繼承者們」計劃希望建立一種全新模式,透過日常創作中的緊密合作,給予參加者一種「全方位」鍛鍊,與其訓練出各個熟悉場地運作、會計財務、行銷設計的專才,不如將每個參加者培養成通曉各門知識的通才,期望更能配合本港獨特演藝生態。 任何對劇場有幻想、有好奇,希望進一步鑽研當中各種運作,同時具備良好中英文水平的人士,請立即報名。 --- 密集式大師班 日期:2016 年 8 月 2 至 4 日 時間:10:00 – 21:00 地點:柴灣 Y-Square – Y-劇場(香港柴灣柴灣道238號) --- 請到 http://www.eldt.org/theatre-atelier-project 瀏覽計劃詳情 截止日期為 7 月 27 日下午 6 點

記住手中的一把沙

記住手中的一把沙/徐硯美(《Who's Afraid of 林奕華──在劇場,與禁忌玩遊戲》作者) 每次看林奕華的作品,都像小時候到海邊玩耍,捧了一把沙子,想留住,但,台上的一個走位,一剎那,就從眼底溜走了,哪個演員,哪句台詞,哪個動作,你都想留住,但,一場又一場的過去,最後一句話音落下,看見的,總是自己的那一雙手。 「我想留住」常是走出劇場,第一個念頭。 這是空手而回嗎?不,至今,我還是會想起每粒沙滑過指縫的感覺,記住這感覺,不是失落,而是曾經自己用像是一片海的心情,想要去留住一抔沙;曾經,自己在一齣戲裡,是個孩子,也是一片可以容納一切卻沒想要佔有的一片海。 在現代,很多事情可以被取代,就如同《心之偵探》裡的一句台詞:「大家要看的不是新意,大家要看的是新人。」一代新人換舊人,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的事情,稀鬆平常。一件震驚國際的大事,喧騰一時,幾個星期過去,大事的大,永遠大不過新事的新。彷彿,再也沒有永恆,再也沒有不朽,再也沒有──經典。 可是,我還記得九年前,我坐在信義誠品的觀眾席,看著《包法利夫人們──名媛的美麗與哀愁》的那一天,我看見的華麗與頹敗,體面與荒誕,我看見,一個我還沒走進卻已經被包圍的社會,我看見羨慕的終點,是蒼涼,我也看見蒼涼的盡頭,是虛無。 我看見,卻無法明白,明白,是必須走過這九年。 我漸漸地明白,作品與時間,是敵是友,從來不是任何一方決定的,而是走進劇場,坐在黑暗中的觀眾席的我們來決定的。因為,一齣戲,演完就是演完了,即便加演了,也不是那一時那一刻所帶來的那一切。更何況為著各式各樣的因素而封箱了的作品,它的路能去到多遠,能留多久,再也不是「演」或「不演

導演的話:佳人難再得

佳人難再得/林奕華 好幾次被問到同一個問題:為什麼你不拍電影?開始時當是捉狹的玩笑,後來問的人竟包括電影人,我才正色回答為什麼我屬於劇場而不是片場,是舞台而不是影機。但當否定的原因明朗了,我又對這問題好奇問起來了:如果要拍電影,吸引我的原因會是? 主要一個,是有我想為她在光影世界留下一點什麼的女演員。 為什麼是女演員?因為好的女演員在我們的銀幕上,太缺乏可供發揮的角色,更不要說她們值得擁有的表演空間。這也不是近年才有的現象,嚴格說來,也不是只出現在地球這一邊,尤其當票房嚴重傾斜到科技掛帥的美國電影市場上,女演員要以身體力行支持人文主題的電影製作,她就很難活躍在大眾的眼球下,除了伊莎貝雨蓓,梅麗史翠普。 我們沒有梅麗史翠普和伊莎貝雨蓓,但我們有大膽程度不相伯仲的張艾嘉。起步於電影工業在港台抬頭到呼風喚雨的年代,來到了電影的生死被決定在院缐按每場收入分配排片量的今日,張艾嘉作為華人女演員的獨特,是作品不受女明星身份限制。素顏演出《觀音山》。在《山河故人》不懼被定性為「母子戀」與片中的青年談戀愛。在《華麗上班族》中,她是處境尶尬,角色不討喜的張威。 張威是張艾嘉筆下的人物,來自她擔任編劇的舞台劇《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在電影版面世八年前,是我不顧冒昩上門邀請她參與舞台創作,成績後來有目共睹,為不少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以至去年公映的電影版也在多個影展獲得最佳女主角及最佳編劇提名。有趣的是,如果它是一部原創商業電影,我懷疑投資人會不會考慮給張威這個複雜性遠遠超過一般女主角的人物登上銀幕的機會。也就是說,喜歡看張艾嘉深度演譯戲中角色的觀眾,大抵只能一直引頸以待,卻又深知機會渺茫。 許是張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