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無真愛》最後 5 場,即 book 即飛!

葵青劇院往薄情國的首兩班航班已經順利啟航! 很多乘客都表示想要再飛一次! 只剩五場,機位有限! 看完這預告請到 www.urbtix.hk 找《機場無真愛》,即 book 即飛吧 ---- 《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 當害怕長大遇上不想長大 時下的男女關係,跟「彼得潘」有甚麼關係?我們在關係中,是想要飛翔?還是想要落地?在關係中,有這麼多的不開心,是否是因為往往我們在飛翔時,想要落地,在落地時又想要飛翔呢?那甚麼是關係中的「飛翔」與「落地」呢? 葵青劇院演藝廳 $420, 320, 220, 120 演出時間 14.1.2017 (六 Sat) 7:30pm 15.1.2017 (日 Sun) 2:30pm 19-21.1.2017 (四至六 Thurs - Sat) 7:30pm 21-22.1.2017 (六至日 Sat-Sun) 2:30pm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Fear of Flying》 曲、編、唱:阿超 詞:林奕華 Mixing : 子安(麋先生) Fear of flying櫻花只開一季 upgrade只有一次 有些人注定等待行李 有些行李注定被人等待 如果我有多一本護照 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這個delay的後面是甚麼地方 是另外一個delay Fear of flying你能給我的機票 不是我想要的機位 我最想要的機位 不是你能給我的機票 有些人離開了才發現 他離開了自己的最後召集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是站在你面前卻不能說 『航班取消』 我要飛了 我要飛了 我不可能只會愛你 Oh my god我可能只會愛我自己 我要暈了 我要暈了 我可

機場開啟「侶」程 睇驗人生Departure

心水清的觀眾,或了解林奕華的劇,成長是一大題旨──《三國──What is Success?》是成長之痛,《梁祝的繼承者們》講成長之老,新作《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則有許許多多個Peter Pan──不會長大的男、女孩子登場,小飛俠出沒注意。小飛俠,不就是飛來飛去嗎?劇場如機場,機場如劇場,真箇形象化。 「我是一個喜歡機場的人。」曾在台灣讀書、英國生活,現在也經常到處巡演劇作的林奕華,笑了起來,稱每到一個機場,都會走走看看,非了解其特色與特徵不可。「其中一個我對機場最重視的,是它的採光,好像玻璃窗門,也就是讓搭客產生即將飛行的期待心理。」他喜歡哥本哈根、芬蘭的機場,「不是著名建築師設計,不致熟口熟面;有很多木,在現代冰冷氛圍中重現溫度;海關沒有門高狗大的感覺。上世紀九十年代時,我也喜歡倫敦Stansted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很有趣,人們可以隔着玻璃,送別到登機閘口。很期待柏林的新機場。」現在機場太多故事,離奇過小說,荒謬到一個點,「寫都寫不到出來。」 他也喜歡機場裏的自己,因為那時最放鬆,「藉着離開,去認識更多新事物,還有新的自己。」機場,或者旅程,對他就像談一場短暫的愛情。「人生有許多階段的Departure,特別是當一個人對自己有要求,不願停留在單一階段裏。問題是,對於Departure,你會否珍惜,以及有多少主動性 ?」他續道,華人特別害怕Departure,因為華人社會核心價值,是安定,「作為創作者,我注定是沒辦法長留中心的。既然避不過,愈怕愈要面對。」 既然機場如情場,談戀愛,就像旅程。「發掘一個人的『景點』,每個人、每個地方,都有許多奇珍異寶。」劇中自有許

戲劇鬼才林奕華 難懂就是樂趣

「觀眾被培養出一種最壞的觀劇方式,就是追求看圖識字,即是用『明不明白』或『這代表什麼』當作一種終極答案。」劇壇「鬼才」林奕華說。不少人眼中他是傳奇,15歲已於電視台當兼職編劇;他又擅長改編古今中外名著,把老掉牙的故事賦予現代意義。然而,林奕華的劇作難懂,同樣是個公開的秘密。勿以為他故作高深,他在劇中鋪設各種難解的「密碼」,不但是對觀眾下戰帖,更希望觀眾從中認識自己,擴闊眼界。 ■林奕華 編劇、作家。中學畢業前於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年移居倫敦,其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及香港發表舞台作品。1994年憑電影《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執導)獲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1995年回港並獲香港藝術家年獎;2005年獲民政事務局長嘉許獎。1997年至今分別擔任過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香港演藝學院人文學科的講師 ■如何解碼 人人不同 有人因為林奕華的劇作難懂而卻步,有人卻享受「解碼」的樂趣。林奕華相信,「如果有東西讓你一眼便看懂,且它的意義僅止於此,那它的意義大極有限」。以「非常林奕華」於1月14日至22日上演的《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為例,「機場」只是比喻,舞台布景更不會放置與機場相關的道具。觀眾或許會抱怨看不明白,但正因為不明白,才會思考、想知道更多。 正因不懂 才會思考 林奕華在劇中設下「密碼」,目的是希望觀眾學會問問題,明白世間萬物不像考試般有標準答案,「每人都有不同的解碼方式,沒有一本共用的手冊解碼」。他回想2015年《心之偵探》於內地巡迴演出時,有觀眾表示完全看不

彼得潘玩轉機場 飛不飛得起

帥氣的男子天團「彼得潘」因航班延誤被困機場,長不大的他們玩轉機場,卻接連引爆人生爆彈,掀起情場風波。這天,他們還飛不飛得起? 「非常林奕華」即將帶來劇團第57齣原創作品《機場無真愛》,不僅透視現代人拒絕長大的「彼得潘症候群」,也剖開「創作」這回事的糖衣表層。導演林奕華說,「歡迎來到薄情國!」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非常林奕華提供 攝影:Loki Tsai 歡場 機場 劇場 墳場 聽林奕華說,整個戲的起點竟然是一句「歡場無真愛」。這句話聽在90後、00後的耳中,必然覺得「老餅」,所謂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已是懷舊中的想像,現在的世界哪裡還有什麼「歡場」?又或是......處處是歡場?畢竟,在無孔不入的網絡世界中,隨處可見逢場作戲、露水情緣。 由「歡場」到「機場」,像是個文字遊戲,卻有其背後相通之處。「機場就是一個迎送的地方,和歡場的迎送很接近,而迎送又代表着悲喜交集。只是,在這個充滿了emotion的地方去問有沒有愛,是很弔詭的。不是明明已經有很多情感在這裡了嗎?可是那些又哭又笑,可能連身在其中的人都無法分辨真假。再引申,也可以是『劇場無真愛』,大家坐在那裡,哭完笑完,可能都得不到新的啟發或是更深入的情感。那如果這樣,劇場是不是也是墳場?墳場也無真愛,只是一個儀式。那這個世界去到最後到底哪裡才有真愛?」這真是典型的林奕華式概念套疊、聯想推演。於是《機場無真愛》最終指向的是「薄情國」--什麼才是真愛?現代人真的想要真愛嗎? 機場也是時間的隱喻,航站樓就是中轉站,脫離了原有生活的時間軌道,卻又未進入目的地的時空。機場對於林奕華來說,正是「未開始,但又已經離開了的模糊時空。」在人生的

你和我都有彼得潘症候群

機場是個特別的地方,這裏有久別重逢的喜悅,也有分隔離別的傷感,這邊見到相遇的擁抱,轉頭就見到分手的眼淚,這是機場的日常。劇場導演林奕華對機場同樣情有獨鍾:「機場是個很有寓意的地方,機場代表着出發,前往目的地。每次踏入機場,就是進入另一種時空,經歷一個心理時間的改變。我們對未知的將來,有着憧憬和期望。」 文•亞然 2017 年1 月,劇團「非常林奕華」即將迎來第57齣原創作品── 《機場無真愛—— 歡迎來到薄情國》(Finding Loveless Land),這是繼2007年的《西遊記》之後,再次將舞台變成機場,今次更加開宗明義,把機場變成主題。 對未來有憧憬、有期望,是個人理想的投射。但現實往往是,我們所期望的都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預計之外的阻攔。「最近在機場發生的一些新聞,像大韓航空公司董事長的女兒,因為一包果仁而令飛機不能起飛,又或者是我們特首千金的『行李門』,或者是之前一些台灣旅客,因為颱風關係飛機不能起飛,他們就圍住櫃台起哄等。這幾則新聞所說的是,當現實同理想不符合時,他們為了達到一些目的,完全忽略了對其他人的影響,這些例子令我想起一種心理學病症,叫做彼得潘症候群(Peter Pan syndrome),就是他們其實沒有成長。」 人人都是彼得潘 梁振英和他千金的行李門風波大家都記憶猶新,至於大韓航空董事長的女兒趙顯娥,在2014 年時,她於飛機起飛前一刻,因為空中服務員沒有將果仁放在盤上(而是直接全包交給她)而勃然大怒,要求飛機折返,並將該名服務員趕下飛機,一審被法院判處一年徒刑。林奕華說,這些新聞,這些深患彼得潘症候群患者的例子,是新作《機場無真愛》的靈感來源。「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