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劇場?

什麼是劇場? 在它「缺席」的時候,這個問號變得不是只有感性和理性的任何一面。 我在三月一個晚上,從「肖像畫」想到「肖像畫作為概念」,跟西九文化區戲劇組的Bobo Lee 和 Keehong Low 分享了我的想法,經過討論,便開始On Empty Theatre的旅程。 我想實驗的是兩件事: 如果觀眾「缺席」,劇場是否一定沒有了意義? 如果劇場「缺席」,演員是否一定看不到自己? 我的好奇是,(空)的觀眾席如果是一張「肖像畫」,演員如果是畫家,當觀眾離開了還沒有回來,畫家心上留下的,是怎樣的「他們」? 進而想到,如果每一個和我們發生過情感關係的對象都能反射我們自己本身,「他們」的缺席,會提醒我們那些的失去?重塑「他們」的存在,又提醒我們那些的想望?因而使我們看見怎樣的自己? 得到合作伙伴的支持,我們開始組織工作團隊,執行製作人由Franco Yau(西九)和 鍾維新(劇團特約)出任,再向演員發出邀約。 還有很重要的角色,因為這是「線上劇場系列」,我們需要影像藝術家一起投入創作。非常林奕華從2009年始便跟Kenneth Yuen 和 Isabella Chan 合作,劇團的宣傳片,舞台映畫,全是兩位的心血作品,他們也是最適合加入團隊的人選。決定了Kenneth Yuen 負責影像指導和剪接,攝影師也請來一樣合作久矣的王慶恆, 一開始我們只準備小規模地嘗試(三月某天的晚上,我的意念是請三位女演員在空劇場內和我發展三齣solo,從而呼應現實中的「隔離」)。但隨著第二波疫情的發生,加上全球戲劇界共同面對的生存危機,On Empty Theatre 能夠反映的,感覺上已不是只有現實,還有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