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齡穿越現代 何不聊聊天?

林奕華 X 黃詠詩 蒲松齡穿越現代 何不聊聊天? 蒲松齡的《聊齋誌異》故事穿越到今日,只能用人鬼絕戀來表現嗎?香港導演林奕華的新作《聊齋》(Why We Chat?),選擇了蒲松齡的鬼狐世界來神遊,在摩登現代的舞台上,沒有鬼神傳說,只有寂寞的男女,和茫然惆悵的你、我、他。 扁平的世界和我們 蒲松齡寫《聊齋誌異》,496篇故事說不完的光怪陸離,光是其中的狐、仙、鬼、妖就夠後世的創作人們改編出無數有趣作品。到了林奕華這兒,他拎出的卻是個「聊」字;在黃詠詩操刀的劇本中,曲折離奇的故事被磨碎碾平,嵌進底色中。整個故事中沒有鬼,卻鬼影幢幢,是自我的折射,也是人與人之間越來越虛無縹緲的聯結。 2011 年時,林奕華就有改編《聊齋誌異》的念頭,當時時興說宅男,他一想,《聊齋》豈不是正好的材料?「宅男不就是晚晚在電腦上遇到『女鬼』?」之後的幾年,計劃暫時擱置,直到去年正式動手創作,外頭的話題更新了無數波,世界也變了樣子,他卻覺得正好,「現代人是已經活進去《聊齋》裡面了。」他說,「為什麼我用聊天這個東西(來切入)?當我們現在全部東西都是目標為本,例如『不要浪費時間呀』,『快點進入主題呀』,或者『別太深,淺些就行』,令到件事越來越薄,很多東西越來越一樣,人的世界真的可怕過所謂的未知世界。」 這感慨不是沒有來由。經歷了從寄信到FAX到手機再到現在科技、網絡無孔不入的年代,林奕華看到的世界是一個日趨扁平的世界。不需要想像,沒有曲折的試探與尋找過程,直接上網就能宣洩慾望,「連意淫都開始沒有意淫的快樂」。這樣的世界中,人的面孔也開始變得模糊,「人開始失去對人的好奇,慾望已經被異化成 action 和 re

當愛情成了怪談

或許受到主流文化的影響,我們理解《聊齋誌異》的女鬼狐妖,只會誘惑甚至危害人類,總之不是善類。非常林奕華最新劇作《聊齋》的編劇黃詠詩,啃掉書中四百多個故事,當然不作如是觀,更想替之平反:「蒲松齡把男女之間感情,寫得豐富極了,遠遠多於肉體關係,只看主流文化的《聊齋》,錯過的東西太多了,錯過了故事中藏着那些對愛的期許。」當愛情成了鬼古怪談,你又能從中領悟甚麼? 說起來,林奕華改編中國經典名著絕不罕見,好像《紅娘的異想世界之在西廂》、《紅樓夢──What Is Sex?》、《賈寶玉》、《三國──What is Success?》等等,以新時代的觸感勾勒箇中精髓,總能掀起話題。《聊齋》是最新創作,張艾嘉、王耀慶特邀演出,這是兩人繼也是林奕華導演作品《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後,再次同台鬥戲,至於編劇黃詠詩,已跟林導四度合作了。 《聊齋誌異》故事或長或短,她坦言,在創作上遇到難度最高的,是每個故事都寫得很完整,「你很難抽其中一二出來,況且直白搬演也沒意思。我們花了頗長時間,才能抓住重點。」其中一個重點,是時間。「人類時間有限,鬼怪則有無盡時間。」還有情。「鬼怪腦袋固然厲害,但要在人世間學習情感。」 該作常見科舉場景,鬱鬱不得志書生老是常出現,艷麗女鬼狐妖龍女出沒注意,不外乎是後者跟前者經歷一段時間,或欣賞或鼓勵,解決(或解決不了)對方問題,諸如此類,書中妖魔鬼怪,常常掛在嘴邊的正正是緣份、機遇、巧合,男主角當然樂得知音,好像她以至團隊最愛的《羅剎海市》和《蓮香》,後者一愛就是兩輩子了,前者的愛,一日跟一百年也沒兩樣,都是愛情與時間的微妙契合。婚姻、信任等等,便成了劇作的主旋律。 她覺得,蒲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