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的話:我看見無盡對生命的期許

我不相信死後有另一個世界在等我,也不相信會有其他的超能力存在,去圓滿我的夢; 《聊齋》人鬼狐交織出來的世界,現實和虛幻之間,我看見無盡對生命的期許。我在乎的,是在這一片混沌的世界,當每個人真正獨自一人的時候,到底雕弄出了一個怎樣的說法,築起一個怎麼樣的世界,去說服自己,然後回到現實,頑強地戰鬥下去。 也許,劇場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 文/黃詠詩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