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讀不厭《紅樓夢》

20150707︱經濟日報︱C12︱書香陣︱百讀不厭《紅樓夢》︱伍常 特約作者 張愛玲曾經說過,人生有三大恨事,其一是「《紅樓夢》未完」。 在這個看手機多過看小說的年代,還有沒有人在意或在乎這部比咸豐年代更早出現的中國四大名著,是否壞在後四十回作者的「狗尾續貂」(注:原作者曹雪芹只傳下了前八十分回,後四十分回由後人續寫),恐怕也是一個令不少讀書人搖頭輕歎的疑問。 但不知是否「命不該絕」,只看今年,兩岸三地就有不少藝術工作者嘗試透過各種不同方式和角度,將這部被稱為「中國四大名著之首」的小說重新呈現給現代觀眾。 從積極正面的角度來看,「《紅樓夢》熱潮回歸」此說雖近荒唐,但也並非完全沒可能。且看以下 3 位《紅樓夢》星級代言人如何以各自的方法把封塵多時的「紅樓」拆下,重新解析這個長時間被世人誤解的「夢」,把這部經典之作從歷史中釋放出來。 中國代言人:周汝昌 一部稱得上經典的著作,自然會吸引愛書之人為之着迷。《紅樓夢》當然也不例外。數百年來,一代又一代的紅學家鍥而不捨地研究、考證、索引原著,試圖從這部異常耐人尋味、穿插無數真假故事(「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的小說中看出個所以然。已故知名作家周汝昌就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紅學專家。在今年年初出版的《寫給所有人的 45 堂紅樓夢》是周汝昌研究紅學超過半個世紀的結晶,對《紅樓夢》作者的創作背景,故事裏的人物、結構、鋪排、主旨、精神等做了極為精緻且詳盡的考證和解說,引領讀者進一步了解和感悟《紅樓夢》的真諦。 根據周汝昌的研究,《紅樓夢》後四十回的偽續從根本上反對了原作者曹雪芹原著的總精神,把原著的偉大思想精神,歪曲成為一個十分庸俗的「一男

非常二十四年 夢仍未醒

20150704︱文匯報︱藝粹︱非常二十四年 夢仍未醒 本地劇團「非常林奕華」即將迎來25周年。回顧24年的創作歷程,林奕華走得孤獨又熱鬧。他改編四大名著,評論兩極,有的說他鬼才敏銳,有的批他褻瀆經典;選用明星擔當主演,被質疑商業大於藝術;採用台灣演員巡演大中華區,被議論為拋棄香港、追逐市場...... 爭議不斷,林奕華卻創作得愈加勤奮,「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也許作品才是最大的明證。 這個七月,他為自己與粉絲們策劃一份大禮,舞台演出加上電影放映,將五部重要作品一網打盡。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非常林奕華提供 當了二十四年的「異見分子」 「我對香港一直有意見,好像變成了一個『異見』分子。」林奕華說。二十四年的創作歷程,他批判過教育制度,調侃過香港人,對回歸前後發表看法......「到現在也還在對香港發表意見,只是換了方式,可能不是用廣東話,甚至你可以說我用了台灣演員,也是我對香港的一種意見。」 「非常林奕華」二十四年的創作歷史中,戲劇作品達55部,演出場次近800場,累積觀眾超過70萬。近年來幾乎每年都在內地多個城市進行巡演,收穫粉絲無數。說他是近年大中華地區最受觀眾歡迎的導演之一,大概並不為過。 這樣的林奕華,在香港卻幾乎沒有拿過任何戲劇獎項,就連關於他戲劇的討論也很少。 說起來,他也有些唏噓,感覺自己作為一個「另類」,一直被這座城市的「正統」戲劇排除在外。拿不拿獎是其次,藝術風格和創作形式不被承認才是遺憾。 我忍不住問他,還介不介意觀眾說看不明白他的戲,他想了想,說:「觀眾永遠不應該只有一種方式懂。」他認為關鍵不在於是否看得懂他的戲,而在於創作者與觀眾如何理解「戲劇

導演的話:現代人跟《紅樓夢》有親的六個夢

現代人跟《紅樓夢》有親的六個夢/林奕華 今年是曹雪芹的300歲生日。我們對他念念不忘,是感謝他窮其一生之血淚與心力,留給人間受用不盡的禮物,《紅樓夢》。 二百五十年是不短的時間,但讀著《紅樓夢》,沒有人會覺得那是「很久很久的以前」。雖然,書中沒有明確交待發生在那一朝代。雖然,字裡行間又似埋藏耐人尋味的蛛絲馬跡,但撇除索隱和釋真對書中人事的查根究底,《紅樓夢》的可貴,是每個人都可以給自己找到「進府」的門檻﹣﹣「榮」與「寧」兩個封號,本來就是一種取捨﹣﹣外在的認同,內心的平靜,那一個才是真正歸屬? 光是這個問號,已足夠令《紅樓夢》在現代華人世界裡再流行二百五十年:在未來的兩個半世紀裡,我們將要見證的變遷,已不再是「人面桃花」,卻是「北京到紐約只需要兩小時」。當天然變成人工,當時間變成真空,時間便不能再用過去的比例衡量它的價值。正如《紅樓夢》的開篇,未被選中補天的石頭,才在那邊廂自嗟自怨,不消幾行字,它已從富貴場溫柔鄉歷劫歸來,換來大石上字跡分明,遍述歷歷:「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許年,此系身前身後事,倩誰記去作奇傳?」 電光火石,不堪回首﹣﹣速度減低了厚度,誰能抗拒我們的人生將愈來愈薄?我們的故事將愈來愈淺? 《紅樓夢》於現代人有親的第一點,也就是不會看不懂,更是必須看的原因: 我們的「存在感」如此薄弱、「無力感」如此龐大,為什麼? 「無力感」在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是《紅樓夢》於現代人有親,不會看不懂,和必須看的原因(二)。舉個例說,電視劇《武則天》成為茶餘飯後的熱門談資。關鍵不在情節,而是「政治」:不是東宮壓倒西宮,就是西宮壓倒東宮。爭寵,是逃避失寵的謀略。但說穿了,「寵」何

密切留意
最近動態
​日期